小记者在行动

城市地理——上海版城市地理2005.7

2007-11-13 15:44:08

和外地人相比,苏州河在土生土长的本刊上海小记者祝师恩眼里,带有一种本乡本土的亲切,那是他和大大小小的上海人心目中的母亲河,对本刊小记者张典来说,上海则具有另外一种意味:偶像剧的外景地和干净的公共厕所。

“虽然一切都是熟悉的,但只有留心和发现,世界才更多地属于我们。”本刊小记者用他们的笔,为同学们绘制了他们所见所闻的城市及其细节。当你在小记者的文字中阅读上海这座城市时,你会感受到与时光一起流淌的不光是那条苏州河,还有弄堂、老式洋房和伙伴们的童年记忆。 

 

上海:偶像剧的外景地

□本刊北京小记者 张典(北京中关村一小六·4班) 

光是余热未退的青春偶像剧就让我对上海有种特殊的“感情”,从《真情告白》到《都是天使惹的祸》直至最近的《真情告别》,哪一部都把外景地选在了上海。我在游玩的同时也一直在寻觅着偶像剧的外景地。 

飞机降落在上海虹桥机场时,我妈如释重负地说了句:“总算没死!”2003年寒假我曾来上海玩了一圈,这一次算是故地重游。 

在虹桥机场出口处有很多人发小广告,他们不像北京那些发小广告的,你爱要不要呢,这里的人都很执著。一位旅客装作没看见,那人便一直伸着手跟着他,直到他无奈之下接过去,那人才转身走向另一个目标。 

虹桥机场有点小,我很遗憾没能去浦东机场看看,因为偶像剧的外景地少不了浦东机场。 

与北京相同的是,上海也有“黑车”。上海的“黑车”司机温文尔雅地问:“您去哪儿呀?”弄得旅客没有一点安全感,很多人都敷衍:“我们等人。” 

我和我妈决定坐巴士,还好巴士售票员能告诉我们乘车路线,让我们很快找到我们要去的镇宁路。 

南方天气变化很快,刚刚我们下飞机的时候还是晴天,不一会儿就变阴天了。 

在酒店安顿好以后是下午4点,时间还早。上个世纪50年代,第一个波浪式发型从淮海路的沪江美发厅诞生;60年代,国内第一双尖头皮鞋从淮海路的奇美皮鞋店走向全国。这让我想到了《真情告别》里的一个镜头,说什么也要去淮海路看看。 

下飞机的时候光顾着问路了,没仔细看上海的出租车,出了酒店才看仔细:起步价10元,2元一公里,比北京贵多了。上海的出租车大多数是桑塔纳,最不好的出租车也比北京的富康好。 

淮海路的商城很多,把我妈高兴坏了!结账的时候导购不是像北京超市那样给你开小票,而是给你一个已经被塑封的条形码,拿到收银处扫一下就OK了。 

到上海来如果不看夜景,几乎等于白来,晚上当然是去看夜景了。看夜景的好地方莫过于外滩。上海被称为十里洋场、30年代的“东方巴黎”,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外滩的建筑基本上还保留着那种西洋风格,使人感觉耳目一新。我仔细地看了上海的街,比北京的街要窄很多,西洋风格的建筑不只在外滩,无论大小,上海随处散落的建筑都有一份浓郁的欧陆情调。 

离开上海的那天下午,我们去了城隍庙,主要目的就是去吃城隍庙的小笼包。到了城隍庙的小吃广场,我真正明白了人山人海的含义。在这里上了一趟厕所,这几天在上海待着也没少上厕所,城隍庙的厕所和上海其他地方一样,挺干净的。 

吃饱了喝足了,也该上南京路看看了。上海的交通协管员特别多,我们刚走出城隍庙就遇上一位,了解了去南京路的大致方向后,我们拉着行李开始暴走。走一段就打听一下路,每个交通协管员都跟我说:“不远了,不远了。”走了半个多小时也没到。 

暴走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我终于来到了南京路步行街。光看南京路上商城的牌匾就别有一番韵味。南京路类似于北京的王府井,都是非常繁华的商业街,大甩卖当然少不了。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只能看看就去虹桥机场飞回北京了。 

在上海我留下一个遗憾,就是在从镇宁路到淮海路的路上,出租车走在立交桥上时我看到了上海展览馆:这是《真情告别》的外景地,真的很遗憾没能进去看看。 

 

上海:时光中的苏州河

□本刊上海小记者 祝师恩(上海市开元中学初一·1班) 

从前的上海,石库门、石子路,无不显出那份文雅与平淡。尽管这房子已有些年头,地板嘎嘎作响,几代人挤在一起,但也没人放弃,因为这就是老上海,一个平淡中给人荣耀和希望的小地方。 

走过小路,走进弄堂,大声地呼朋唤友一番,搞不准还真能唤出几个小时候的伙伴。路边那长满青藤的老式洋房,多少年后,还是有一种让人心静的气派。外滩沿线成排的西洋建筑物,虽然东西都老了,可依旧挺拔多姿,风华不减当年! 

老上海的中心在城隍庙,那是一个保存最为完整的古风景区,它精致幽雅,与上海人的特点很相似。豫园内的建筑虽称不上历史悠久,却也算得长久了,当年小刀会起义的指挥部就在里边,自然也不乏亭台楼阁和龙墙的衬托。庙是没有了,但人们赶庙会时许多美味的小吃却是保留了下来。最有名的要算蟹粉小笼和五香豆了,绝大多数的中外游客都愿意排队尝尝这些佳品。 

说到上海的食物,以前也真有点寒酸,除了点心和一些特色小吃外,本埠菜确实没有滋味。好在上海是个移民城市,外省人带来了许多美食,京菜、粤菜、鲁菜以及川菜,丰富多彩,应有尽有。可如今又吃厌了,吃腻了,会吃的上海人已将眼光投到了全世界,日本料理、韩国烧烤、巴西烤肉、意大利通心粉、美国炸鸡……只要是想得出的新吃法,上海人几乎全有尝试,且天天在换口味,换新鲜玩意。 

    上海的浦东新区,这里景点几乎全是举世闻名的,东方明珠、金茂大厦、浦东国际机场……天气晴朗,阳光明媚,令人开怀。毕竟这种天气,最适合采访游玩的路,举着采访机,我迎面走向一位外地游客。“请问叔叔,您知道上海的石库门吗?”“知道,就像我们北方的四合院,邻里天天见面打招呼的感觉,很不错啦!”“您听说过无字春联吗?”“知道,听说这是从浙江传入上海的风俗,无字与无事同音嘛!” 

200441日,上海的繁华地段——徐家汇。这儿的流行商品多,年轻人也多。依旧是拿着采访包,也是找了一名正在逛街的叔叔。“请问您去小弄堂踢过‘霸王球’吗?”“哈哈,踢过,被邻居家的大叔骂过,甚至还吃过‘生活’(挨揍)……可还是喜欢那种同学欢聚在一起踢球的感觉,会让人觉得很亲切!”“那有没有抽过‘骨头’(陀螺)呢?”“玩过,而且我特别喜欢玩,以前没有电脑、电视的日子都是这么过来的!”提起童年时的点滴,他还是记忆犹新,仍旧流露出一股爱玩、爱疯的热情。 

苏州河畔,绿树成荫,淡绿的河水泛着波光。 

我们正随着这条上海的母亲河在时光里继续流淌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