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者在行动

男生集体偷窃事件揭秘2004.02

2007-11-13 15:50:20

200311月上旬,北京大兴区某初中附近的三家小型超市接连失窃。经证实,这次偷窃事件是该校二年级某班一些男生所为。这些男生中,不仅有一般同学,也包括班干部、校干部以及共青团员。据了解,这些同学的家庭经济条件都比较好,他们偷窃东西也并不是为了自己用。事件发生后,本刊小记者进行了调查暗访……

 

□本刊北京小记者  

 

■三家超市都丢了东西

阳光超市离学校不算很远。据这家超市的工作人员说,在前一阵,有一大群男孩子一起“疯了似的”冲进超市。他们聚在一起,使超市工作人员“很难看到他们在干什么”。当天,这家超市发现丢失了许多文具。当时怀疑到了他们,但是没有证据,而且因为他们都是孩子,“就没有多说什么”。但是超市失窃情况一连持续了好几天,直到有一天,工作人员当场发现了他们的“小动作”,给予了警告,从那以后,这群男生就再也没来过。都乐超市的情况与此类似,这家超市的老板告诉记者,他们曾经发现了这群偷东西的少年,但是看他们年纪尚小,所以只是批评了他们几句。

毛毛超市位于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区内。相比其他超市,这家超市的损失较大。他们丢的东西有:随身听、耳机、收音机等。这家超市的一个店员说,尽管他们已经很小心地看管超市,但仍然丢了不少东西。

 

■失窃物品的去向

从这些偷窃男生的同班女同学那里,记者得到了令人吃惊的情况:男生们偷的本和笔,居然全都送给女生了。接受记者采访的几个女生都收到过这些男生赠送的本,其中一个女生竟然在一天内收到了10个本,创造了最高纪录。

记者找到这个班没有参与偷窃的男生了解情况。这些男生虽然没有参加偷盗,但他们都知道这些东西是偷来的,而且参与了“分赃”。耳机、收音机之类的东西,参与的男生就都送给了这些没参与的男生,而随身听则被男生们放到了教室里,成为了大家的公用品。

 

■事情是怎样败露的

男生们“发本”的事情引起了班主任的注意,班主任询问此事,女生们最初还为男生们打包票,说:“我们班男生,不会的!”班主任也就没有在意。后来,一个参与分赃而没有参与偷窃的男生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一个女生。这个女生又悄悄告诉了语老师。语老师很震惊,在去超市证实了以后,把事情告诉了班主任。这回男生们偷东西这件事情才败露出来。

把这件事情告诉女生的男孩叫韩笑,他保守秘密长达一个多月之久。然而为什么最终他会泄密呢?原来一个被他当作是铁哥们的男生去他家偷了他5块钱,使他觉得受到欺骗,觉得这些哥们不可靠,气愤之余干脆将事情告诉了女生。

事实上,早在老师发觉之前,这些男生的偷窃行为已在超市败露。参与偷窃的一个男生告诉记者,那天他们去超市“行动”,他和另一个男生作掩护,挡住老板的视线。赵萧(参与者之一)他们来偷。结果赵萧拉开了这个男生的书包,把一堆本塞了进去,但“忘了拉拉锁”。于是他们正准备撤离的时候,被老板发现了。后来,他们“把东西放下就全跑了。”

 

 接受男生“礼物”的女生

女生们说,她们开始只是觉得“好玩”,认为“同学之间送送东西也没什么的”,就收了下来。为了解女生们在这起男生偷窃事件中的心态,记者采访了两位接受了男生偷来的礼物的女生。

小记者:当时为什么会收男生的礼物呢?

常梦旖:当时就是觉得这些文具的图案好漂亮,看到以后就动心了,当作礼物收了。

小记者:想没想过他们为什么平白无故送你礼物?

常梦旖:想过。其实我知道他们是为了收买我,让我考试的时候给他们行行方便——也就是他们作弊不要揭发他们之类的。

小记者:既然你知道他们是想收买你,为什么还收那些本呢?

常梦旖:因为他们就算不送我本,我也不敢告老师,当然不是因为怕他们,而是怕老师,不想去老师那里告状。平时我说要去告老师,也就是吓唬吓唬他们。既然怎么样都不会去告老师,就把本收下来呗。

小记者:后来知道这些东西是偷的,你有什么感觉?

常梦旖:后来知道了以后,心里特别别扭,不知所措。不知道收到的东西该怎么处理,很茫然。心里特别紧张,怕这件事情牵连到自己。

面对记者同样的问题,岳碧霄同学说:“他们给我就收。而且大家都收了。”后来老师批评男生,岳碧霄和其他女生才知道这件事,当时“特别惊讶”。岳碧霄说,他们班是老师们公认的学校中最聪明、最好教的班,这些男生里还包括课代表、班干部、校干部、团员,无论如何,她都很难理解男生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暗访偷窃事件参与者

随着谜团一个个破解,偷窃事件中最大的秘密集中在了参与者身上。

记者以普通同学身份接近他们,设法和他们搞好关系,在这期间,记者并未发现他们有什么特别之处,觉得他们并不坏,甚至有些可爱。

“我有点想不通,你们为什么偷东西?”记者找到时机向他们提出疑问。

一个刚刚还眉飞色舞的男生听了,安静了很多,以满不在乎的样子淡淡地说:“玩呗。”

“你们偷来的东西拿去干什么了?”

“先是大家分了,剩下的,开始我们是向其他班级的同学们推销,见一个拦一个,低价销售。但是没人买。”

“怎么想到推销的?为什么要推销呢?”

“因为推销能得到钱啊,可以拿钱去网吧玩游戏。”

“后来卖不出去怎么办呢?”

他们笑了一下,说:“那就不卖呗!改送女生。”

“为什么要送女生啊?”

“其实就是贿赂她们,让她们看到我们作弊的时候,不要告老师。也有的人是把本送给自己喜欢的女生。”

“送了多少?”

“没算过。最起码也送出去了100多个本吧!笔也送出去了好几十支。开始是我们主动送。后来有的女生干脆直接找我们要了。我们也觉得好玩,就不断地送。送了两个星期。”

“没有人问你们这些东西从哪里来的吗?”

“我们班女生有点奇怪,问我们哪来的这么多文具。我们就说是批发的,她们就信了。”

后来被老师发现了,老师有没有追究?”

“因为我们学习都不差,平时老师对我们印象也挺好,所以老师挺相信我们的,他说他知道我们只不过是觉得好玩。但是他要我们好好想想这件事的严重性。如果被发现,将来名声就一败涂地了。他告诫我们不许再偷东西。”

到此,事情已经基本清楚了。但是他们究竟怎么学会偷东西的?怎样想到去偷?记者再次找到他们。这回,记者有了新的收获。原来,偷东西这个坏风气是他们班上一个男生带入的。这个男生是2002年转入他们班的,现在又转走了。说起这个男生,记者印象中他是一个很高很瘦的男孩,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他们告诉记者,他们开始只是看那个人偷,接着就按捺不住,跟他学,渐渐地喜欢上了这种拿东西不交钱的感觉,于是有了这件事情的发生。

采访结束两周后,记者听说这起偷窃事件中的几个参与者在安静了一个月之后,又开始活动了。

(文中涉及未成年人均为化名)

 

 

点击关键词:偷窃不是好玩的游戏

 

□祝薇 牛婧(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知心热线”主持人)

 

■关键词:好玩

这起校园男生集体偷窃事件,让人感觉特别像一个分工明确、规则严密的游戏。而游戏的目的好像也不仅仅是为了物品本身。偷来的东西被送给女生,被卖掉,被贡献给集体成为公用品……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刺激?成功感?体现自己的价值?引起人注目?还是不参与这样的游戏,会被认为是弱者,或者不够“铁”?“好玩”的背后是什么呢?

■关键词:发现

谁说不会被发现?韩笑不是把秘密说出来了吗?赵萧不是因为“忘了拉拉锁”而被老板发现了吗?可见,不管这个行动有多严密,这毕竟不是童话故事,不是好莱坞的电影。

■关键词:年龄

超市的工作人员对这些偷盗行为看来都相对宽容。他们觉得这些孩子年龄尚小,所以仅仅给予了“警告”。究竟多大的孩子才不算小?我们拨打了青少年法律援助热线。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从法律上看,1013岁年龄段的低龄犯罪,在我国是不追究刑事责任的,因为刑法规定的最低刑事责任年龄是年满14周岁。低于14周岁的未成年人犯罪可以责令其监护人严加看管和教育,还可以根据法律规定送工读学校予以教育。那些偷窃的同学怎么看待年龄问题?

■关键词:喜欢

游戏中有规则,生活中也有。法律、道德是人们和谐相处的界限,越过了界限,就会伤害到他人。拿东西不交钱,这种感觉即便喜欢,也不能偷窃,因为生活不是游戏。成长就是要懂得这个基本的道理。

 

我们的小记者夏天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深入到同学的内部,了解事件的真相,但当真相越来越清晰的时候,我们反倒越来越困惑。也许一切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简单,就像小记者在文末披露的,安静了一个月之后,这些同学又开始活动了!在这个事件中,有多少大人知晓这件事?如果知道了,他们会怎样做?如果事件变得更严重了,作为教育者的老师,作为监护人的家长,他们要承担哪些责任?还有那些男生,为什么一错再错?这个事件背后有很多值得深思的东西。毕竟,偷窃不是好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