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者在行动

泉城济南的无泉之痛2005.10

2007-11-13 15:57:05

没有泉水喷涌的欢快,

济南就像遗失了灵魂,

我们就丢掉了泉城。

明天,

人们还能见到令人向往的济南吗?

本刊山东小记者孙文骞

(山东济南外国语学校初一·3班)

趵突泉,记忆中的妩媚

出了济南的西门,在桥上就看见一溪活水,清浅,鲜洁,由南向北流着。岸边的垂柳倒映在水面,上下都是绿的,幽静极了。这水就是从趵突泉里流出来的。假如没有趵突泉,济南会失去它一半的妩媚。

这是老舍先生笔下的《趵突泉》,收录在小学语文课本里,很多其他地方的同学就是从这里知道了济南,知道了趵突泉。

老舍先生笔下的济南是1960年代的济南。他所假设的假如没有趵突泉,在2001-2003年间,成了现实。

在小学4年级教我们这篇课文的杜老师小的时候便住在趵突泉附近,杜老师回忆说:六七十年代,路面整天都湿漉漉的,家里都有水井冒泉水,又清凉,还甜滋滋的。

那时,济南的街巷还都由青石板铺就,小孩子生性活泼好动,在路边偷偷掀起一块小石板,就会有地下水不断地咕嘟咕嘟往上冒,那是小孩子们最常见、也是他们感到最好玩最有趣的泉水。在雨天,有时水从地下径直涌上地面,叫人分不清雨水和泉水,人们出门就索性脱了鞋子趟水。临街看,就像江南水乡,和电视里播的周庄一样!杜老师激动地说。   过去的趵突泉没有被围墙圈起来,水好,四周的植物也茂盛,夏天有大片大片的荫凉,周围居民都把趵突泉当作自家的后花园。晚上出来乘凉,雅的品品茶、唱两出戏,孩子到处乱跑,躲猫儿、踢毽子、跳皮筋儿。到了最热最热的时候,男孩们就直接往泉边蓄水的池子里跳,打水仗。扑通扑通动静那个大,和下饺子似的。杜老师入神地说着,不知在说着记忆还是想象。

趵突泉群的水流入护城河,杜老师说,过去没有洗衣粉,污染也小,空闲的日子各家姑娘跟着大人去护城河边洗衣服,用碱面和胰子(一种黑色的肥皂)搓,拿棒槌使劲儿打,衣服洗得干净。平时不常出门的姑娘坐在石板上,脚在清水中画着圈圈,发出难得耳闻的笑声。

靠水吃水,几代济南人,就是泡在泉水中长大的。

那时候的济南,家家有水,户户垂杨。

这些情景,成为了杜老师这些老济南,和泉城对于泉水的最美好的记忆。

离开泉水的日子

走在济南最繁华的商业街泉城路上,向两边的小巷里一拐,是芙蓉巷、剪子巷等老街。

724日,我来到芙蓉巷,这是济南保存完好的一条老街。小巷里面安静多了,保留着许多土色土香的民居,几乎每个老院子里都有一眼小泉,可以喝,也能洗菜。

小巷里,住了一辈子的老济南们提起有说不完的话——有的说历朝历代的皇帝来济南时是怎样称赞泉城的;有的讲先辈逃难时路过这里,身体快不行了,有好心人给了一碗水救了过来,慢慢养着身子就在济南住下了;一个老奶奶还说,是龙王落难到凡间,被老巷里一家好心人救起,龙王感激,在这没水的巷子里画了个圈——就是人们吃水的泉……

我走进芙蓉巷一个木门半开着的小院。这家的主人姓王,年轻人都上班去了,只留年近七十的陈奶奶一个人在家。院东有一口井,井中冒的是泉水,泉眼边有青苔,湿滑湿滑的。陈奶奶很热情地打了水给我喝,闺女,甜吧?语气里透着自豪。

陈奶奶给我讲,在断水的那几年里,他们一家人天天盼着井里冒出水来,自己平时没什么事情,就和几个老姐妹搬着木凳在泉边一起坐着等。看着水死气沉沉的,觉得院子里没有生气。陈奶奶叹气说,唉,愁啊!晚上要是听着有水声,紧着就爬起来跑到院子里看,好多次,弄得都失眠了。

陈奶奶提到的泉水停涌现象可以推溯到上个世纪70年代。1976年开始,知名的趵突泉群露出了疲软之相,三股水盛景不再。此后济南市区的泉水的喷涌就变得断断续续。进入21世纪,泉水的情况非但没有改观,反而一年不如一年——地下水位险些跌破20米,这是自济南对地下水位实施监控以来的最低点。2001年至2003年,天下第一泉趵突泉停喷达三年之久,黑虎泉、五龙潭也没了动静,泉城中居然没有了正在喷涌的泉水。

几个小网友刚刚学了《趵突泉》一课,聊天的时候问我,趵突泉是不是真的像课本上写的一样漂亮?到了冬天是不是还有薄雾?泉水汇成的河(指护城河)是不是清澈见底?还有好多小鱼儿在里面游吗?……我从没见到过妩媚的趵突泉,记忆中泉边的石头都露在外面,护城河又臭又脏,他们问的时候我已经三年没去过趵突泉公园了。

前年,表妹来济南,曾兴致勃勃地要我带她去趵突泉看鱼,结果一脸不高兴地回来了:什么天下第一泉嘛,不喷水又这么脏,还不如旁边泉城广场的喷泉好看!一句话让身为济南人的我脸上无光。不用说泉水了,这几年,居民生活用水也变得尴尬。我们小区到了夏季用水高峰期就水压明显不足,三楼以上的水流变得很细,水龙头开到最大也只有小孩子小拇指一般粗。我家住在一楼,由于一楼水压最大,每天清早都会有楼上的邻居来我家敲门接水,用纯净水桶上上下下地搬运。

造成济南泉水疲软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例如人口增长、工业发展,生活、工业用水需求量增加,地下水开采过度;有着乡土气息的青石板路都变成了水泥路,雨水不能及时渗入地下,就蒸发了;再加上泉水的问题一直未能引起更多济南市民的重视,相关部门也没有采取更多有效的办法,灵秀的泉水,轻轻悄悄地从我们的指缝中溜走了。

以泉水为灵魂的城市

没有泉水喷涌的欢快,济南就像遗失了灵魂,我们就丢掉了泉城。

泉水1000多天的沉寂唤醒了济南人的泉水情结,泉水一丝一毫的变化都牵动着济南人的心。市区内所有抽取地下水的自备水井都被取缔。每逢节假日,有很多人自发地组织起来清理泉池。20039月,泉水复涌。2004年夏,天公作美,济南雨水不断,给人们带来凉爽,也给泉水带来活力,地下水位节节攀升,达到了30年来的最高点。

五龙潭公园内聪耳泉的泉水漫到旁边的青石板上,每天都可以看到许多人在这里戏水。泉池内的沙石、游鱼都清晰可见。与其相邻的趵突泉公园内更是游人如织,各种地方口音混杂在一起。712日那天,在参观采访的两个小时中,记者就遇到了4个来自不同地方的旅游团,其中有一个来自欧洲。在趵突泉泉池周围站满了游客,纷纷与活跃的三股水合影。三股水中,南面的一股喷得最高,接近半米,水花不断地向外翻。由于水位高于往年,很多泉池出现了多年未见的景色,如登州泉的珠帘悬池,金线泉摇摆不定的金线等。趵突泉附近有一个用来蓄水的无名池,现在里面放养了两只海豹,供游人观赏。在我的记忆中,多次来公园游玩,这个池子中一直没水。向坐在一边乘凉的老爷爷询问,知道了这个水池常年干涸,从来积不下水,今年雨水多,是济南30年来水最大的一次,才能在里面放养海豹。

看报纸上说济南下了大雨,趵突泉可好啦,一家人特地跑到泉城来看泉!一位来自聊城的游客告诉我。济南是本届亚洲杯的主办城市之一,来赏泉的游客中也不乏球迷:我从江苏来看球,没想到济南的泉水这么棒,一点儿不比苏杭差!陪我出来采访的同学看起来也很兴奋:我怎么一直没发现原来济南这么好?中国这么大,只有我们这里才看得到最棒的泉水!其他地方的孩子恐怕只知道农夫山泉吧?!

在采访中,济南突降阵雨,游人纷纷躲进泉池周围的长廊和凉亭避雨。这时,雨中泉涌的好景色成了大家捕捉的对象,于是在人群的嘈杂声中多了相机的咔嚓声。

泉城的焦虑

都知道济南有七十二名泉,其实远不止这些,仅仅是有名字的泉池就有300多处。过去定下的七十二名泉,都已经是几十年的老黄历了。在对泉水现状进行实地考察之后,济南新七十二名泉名单正式出炉,715日,济南有了首部泉水旅游图册。

游人对泉水的了解有多少?采访时,记者请每位被采访者说说自己知道的泉名,外地游客仅能说出5个左右像趵突泉这样著名或是自己游览过的泉池,本地人的情况相对来说好得多,大部分能说出10个以上,老济南说起泉水更是如数家珍,不仅能说出泉名,还可以说出泉水的位置等等。不过对于济南的众多泉池,人们的了解就显得太少了,就连济南300多处已知有名的泉池,也多数无人问津,很多泉水正是由于默默无闻、缺少关注而得不到有效的保护,致使遭受严重的污染甚至于无法挽救。

自从泉水复涌,很多人在家里坐不住了,免费参观的黑虎泉旁边,就被前来接水的人们围得水泄不通。他们忙不迭地把盛满水的桶提上来,接着再放一个空的下去。家近的人匆匆将水送回家,再回来继续接,大桶小桶把泉水提回家……“不要钱的水,不用白不用!所有人都热火朝天地工作着,真正的游客举起相机,却只能拍到人们忙碌的背影。

泉的源头涌出清流,但汇入河道后就是另一番景象——几名妇女蹲在水边涮洗衣物,使用各种洗涤剂后产生的白色泡沫顺水而下;西北边工业区小清河、工商河内工业污水横流,清澈的泉水也混入其中;主宰河道两旁居民的表现也让人哭笑不得:一面是忍受不了河道中生活垃圾、工业废水散发的异味,把窗户关得严严实实;一面是打开窗户,顺手将成袋的垃圾扔了下来。

我们都在为自己身边的环境努力着,可很多时候就差这么一点。

明天,我们还会听到泉水歌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