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者在行动

跆拳道少年的酷生活2005.11

2007-11-13 15:58:59

身穿白色跆拳道服的少年在岳阳街头引来了好奇而羡慕的目光,很少有人想到,他们身上引以为豪的道服其实曾被汗水无数次浸透。

“袖子一拧就拧出‘水’了!”“一个动作不到位,就会挨板子,我屁股都被打肿了!”这些平时养尊处优的同学在跆拳道社里受到了残酷的训练,他们的意志力受到了极限的挑战,他们咬牙坚持着。

地点:湖南省岳阳市体育馆内的一家跆拳道社。

时间:87日上午10点。

本刊小记者万蓓开始了为期18天的体验采访。 

跆拳道服挤出了水

进道社的第一天,我就发现一个特别的细节:虽然道社内有更衣室,但大部分同学都是在家换好道服来上课的。一个女生告诉我,这是因为“在街上穿着跆拳道服能吸引来一些好奇而羡慕的目光。”

可是,这份虚荣心的满足是来之不易的,我随后就有了切身的体验。训练时,擦汗是出现频率最高的动作,差不多每过三分钟大家就不约而同地举起袖子擦汗,一节课下来,每个同学都成了落汤鸡。

一个男生动作不规范,被教练罚做500个蛙跳,不一会儿就大汗淋漓。“我实在是不行了”,男生向教练求情。“做到衣服能挤出水来!”教练说。他继续做,只做了200个,袖子一拧,汗水就往下掉了。

跆拳道里有大量的踢腿动作,腿部的柔韧性很重要,所以,每天的基本功都少不了:劈腿,压腿。刚开始,女生和年龄小点的男生都还能压得下去,但大点的男生都是在教练的“帮助”下,伴着痛苦的惨叫压下去的。刚进道社时,每个同学心情都是既紧张又害怕,不少男生选择了迟到,放弃练习基本功的时间,有的甚至为了应付爸爸妈妈而打算逃课。

然而和跆拳道接触了不到5天时间,就再没有人这样做了,有人甚至还说:“我巴不得天天能学习跆拳道!”

这是为什么呢?教练告诉我们,刚开始压腿的时候很累、很疼,但如果按照他的方法压腿,压完后全身会很舒服,而且,“腿压得好了,踢腿的动作也就帅呆了!”

开始,男生们并不相信。教练跟他们打赌,输了的要请对方吃“塔客保”(岳阳最贵的一家西餐厅)。于是教练先让男生们练习“空中抬腿”——就是将腿抬到齐腰的地方,在空中坚持1分钟左右。这也是一项很累的练习,虽然没有压腿那么疼,可是却让腿部以上的部位感到十分酸胀。男生们咬牙坚持了下来。练习的时候,他们鼻子、眼睛、眉毛挤到了一块,表情十分怪异,使得教练在一旁笑个不停。 教练的方法的确很有用,打这以后,男生们都准时参加训练。赌输了的男生们并没有如约请教练吃“塔客保”,倒是豁达的教练请了这些男生。“教练说得很对,全身都有解放的感觉,很轻松,很自在!”男生们在吃完“塔客保”后,带着感激的心情对记者说。

 

“哈”出气势和自信

我们的教练姓佟,他是一个平易近人、富有幽默感的人,但是在训练时,他却完全变了一个人。截止到817日,每个同学都挨了佟教练的板子,数量都在20板以上。任何一个细节没有做到位,佟教练的板子都会毫不留情地落下来,最重的一次打得一个男生在家趴了一天。在旁人看来这个教练很残忍,可是他的板子没有打走一个人。

那个男生被打的第三天,记者问他:“恨教练么?”他回答得很干脆:“不恨。”随后还补充了一句:“其实偶尔被打打也不错,让臀部的肌肉受到锻炼,这样手脚才平衡。”说着,他乐呵呵地加入了练习的队伍。不过,因为臀部受伤的原因,他走路的姿势让人哭笑不得。   

下课,记者拉到了正在一旁忙着和同学们玩“老鹰抓小鸡”的教练。   

“教练,你怎么那么狠心?打板子下手那么重?”   

“这是为了严格要求他们。”   

“你就不怕他们一赌气不来学了?或者,他们的父母有意见?他们的父母可比你有钱多了。”   

“看到墙上的八个大字了吧,如果他们连这么点苦都受不了还怎么学习跆拳道?如果他们怕苦嫌累,尽管回家好了。”   

在墙上最明显的位置,“忍耐极限,超越自己”八个大字十分夺目。

跆拳道十分重视精神激励,在跆拳道的训练中,精神的作用渗透在各个方面。 

两名同学进行对打训练,一定要先鞠躬对对方说:“你好。”对打结束后要说:“辛苦了。”在训练结束后,大家在教练的带领下围成一个圆圈,由班长喊“求索”,同学们则跟着喊“加油”,反复喊两遍。喊完后再相互鞠躬,一起向教练道声“辛苦了”。 

平时训练还有一个特别的要求。教练说了“准备”,必须马上摆出准备的姿势,大“哈”一声。在做动作时,每一个动作也必须配上一声响亮的“哈”。

一个女生问佟教练:“为什么要‘哈’?”佟教练先是大“哈”一声,然后解释说:“我这样一‘哈’,别人的注意力就到我身上来了,也就知道我最帅了。”

对于佟教练的幽默大家并不领情,纷纷做出恶心的样子,结果被教练罚连续踢腿10分钟,不仅如此,还要一边踢一边喊:“我们的教练最帅!” 佟教练半开玩笑地说:“跆拳道的教练必须自恋,这样他们才会注意到自己的动作是否漂亮,那么,教出来的徒弟的动作也一定漂亮。”从这以后,佟教练有了一个新名字——“帅得超级自恋的教练”。   

实际上,这声“哈”的作用在道社门前贴的“学习跆拳道指南”上已经写得很明白:

“这声‘哈’能够使对手感到害怕,气势越大,效果越好。并且,‘哈’能够使胆小和害羞的学生受到鼓舞,性格渐渐变得开朗和自信。”   

 

男子汉就应该这样

学习跆拳道的大部分是富家子弟,据他们说,他们都是爸爸妈妈的宝贝,在家里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跟“吃苦”是完全沾不上边的。

“那么父母为什么把你们送来学跆拳道呢?这种苦他们舍得让你去吃啊?”我问。

“对呀,开始我也想不明白,后来我爸告诉我,他是靠自己的双手才打造出今天的财富,他认为只有吃了苦头才能尝出甜头。” 

“为什么选择跆拳道呢?柔道不是也很好吗?”

“这你就不知道了,看到道社里那几个字了么,‘忍耐极限,超越自己’。 当初我爸就是看到这八个字才送我来的。他说,男子汉就该这样。”   

跟记者对话的是一个叫彭明的男生,他是这个班的班长,他家在岳阳能排上富翁榜的前几名。关于这个彭明的故事还不少。

乐于助人是他给所有人的第一印象,其次可以说是邋遢——他的道服和我们的都不一样,虽然天天洗,可还是泛黄。每个人在进道社的时候都会受到他的热烈欢迎,我进道社时,第一个跟我说话的就是他。问他为什么,他只说:“进来的都是朋友嘛,说说话没什么不好。”可有些男生说他企图不良,总是跟女生一块玩,属于男生中的叛徒。他对这说法无所谓。 

教练在教大家擒拿的时候,需要一个搭档,这是份苦差事,因为被教练擒拿是很疼的。没有人愿意去,惟有班长每次都是自告奋勇,上去任教练“虐待”。问他时,他也只说了一句话:“为人民服务嘛。”

 

班长其实挺不容易,训练时总是很卖力,上次为了演示一个踢腿的动作还摔了一跤。平时教练让他带我们做基本动作,他要是做的量大了会引起众怒,做的量小了又会让教练不高兴。可他还是坚持干。

 

值得记住的日子   

820日,距离第一次考级的时间只有两天了,教练加大了练习量:绕440米一圈的操场跑圈。

21日晚,教练专门停了一节课告诉大家如何填写考级报名表,教练讲了几遍,仍然有人不会,一个女生干脆让旁边的男生帮她写,教练看到顿时火冒三丈:“什么都让别人代,考级也让别人代?!”于是,那个男生被罚做“蹲下起立”500个。

看着那男生做得气喘吁吁,那个女生忍不住了,站出来要分担,另外也有好几个男生响应。后来,500个“蹲下起立”分成了30个人做,场面变得十分壮观。“我都感动死了!”那男生说。他都差点泪流满面了。 

822日,第一次考级的时间到了。教练临时加了个内容——系腰带。同学们都有点手忙脚乱,因为平时都忙着练习动作,腰带都是凑合系的,这下要考,没有把握。于是,不是两根带子长短不一,就是方向系错了。

佟教练抛下一句话走了:“别说你们是我的学生!”

有的同学忍不住发起牢骚:“我们还真没说是你的学生!”

次日成绩出来,大家卸下了重担:成绩还不错!这时,教练乐呵呵地出现在众人面前,笑眯眯地请大家喝饮料。同学们没有忘记昨天的“仇恨”,趁机“报复”,尽选那种超大瓶的“农夫果园”。佟教练可怜巴巴地发誓:“再也不请客了!”

824日,照“集体照”的日子。佟教练告诉大家,可以穿自己喜欢的衣服拍照,互相都留个好印象。但真到了照相的时候,佟教练又改了主意,“还是换上道服吧,这样看起来比较帅。”班长没带道服,被教练塞到了队伍的最后面,只露出一个脑袋,还是半蹲的。

“正好练练马步。”佟教练笑了。

相片马上就出来了,每个人得到了一张。在这张记载了摸爬滚打和酸甜苦辣的相片后面,佟教练以他一贯的直率风格要求大家在后面加上几行字:   

教练的后面:虐待狂。   

自己的后面:受虐者。   

最后一行:20年后我一定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到时候再回来虐待你。

“以后出去,就说是佟教练的学生啊。”他的吩咐大家没有轻易答应,纷纷起哄:“再请客喝饮料!”

但是有人在哭了。

从在场所有人的表情上可以看出,这是一段值得记住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