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者在行动

同学舒阳被绑的20分钟2004.3

2007-11-13 16:00:25

去年11月份,北京清华大学附小六(5)班舒阳被他的同学——一个名叫姜凯泰的男生用透明宽胶带绑在椅子上长达20分钟。这个过程中,没有一个同学上前帮助舒阳。据见证现场并提供此线索的陈小秋说,舒阳是一个有智力缺陷的同学,他和绑他的姜凯泰平时关系还不错。在本调查中,现场见证人大多不愿接受采访,我们的小记者找到舒阳的一位老师,但也被以谈当时的情况“不太好吧”的理由拒绝。尽管如此,在第六调查组的努力下,我们还是把舒阳同学被绑在椅子上饱受煎熬的那20分钟,复制了下来。

  再现舒阳被绑现场

  □见证 陈小秋

  □采访 本刊北京小记者 夏天

  200311月初,一个中午,北京清华大学附属小学校园内。

  像往常一样,六年级4班参加“小饭桌”的同学三三两两去5班吃饭。中午时间,天气并不寒冷。

  饭后是自由活动时间,老师离开了教室。同学们有的在写作业,有的在玩耍,姜凯泰一个人在教室里溜达。正走着,忽然看到地上有一卷崭新的透明宽胶带。他俯身捡了起来。他站了一会儿,然后径直向同学舒阳走去。过了几分钟,同学们看见他将舒阳拽出了教室,随后还将一把椅子搬到走廊。

  那时,舒阳冲着姜凯泰傻呵呵地憨笑着,他不知道姜凯泰要做什么。姜凯泰冲舒阳冷冷地笑了笑,然后强行将舒阳按到了椅子上,勒令舒阳坐下。舒阳坐到了椅子上。他仍不清楚姜凯泰要做什么,坐在椅子上不停地扭动着。这使姜凯泰感到费劲。姜凯泰将一个男生从教室里叫了出来,指使这个男生按住舒阳的双脚。男生蹲下身去,双手强行按住了舒阳的脚,令舒阳动弹不得。这时,从舒阳眼神中看到了惶恐,但他仍未做出明显的反抗。

  很快,姜凯泰把透明胶带撕开了,用胶带将舒阳的双腿连同椅子缠绕在一起。接着,又继续将舒阳的上身也连同椅子绑了起来。这时,舒阳已经动弹不得了,但是姜凯泰仍然没有停止,他把胶带一条一条地贴在了舒阳的脸上,使胶带紧紧地粘住舒阳的脸。

  折腾了半天,姜凯泰罢手了,两手一拍,摆出一副轻松的样子。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看着绑在椅子上的同学舒阳,窃窃私语着。姜凯泰这时还放声喊道:“快来看呀!绑架啦!”不时还发出一阵阵的笑声。教室里的人听到了外面的喊声,都跑出来看热闹。围观的人渐渐地把舒阳围得密不透风。他们笑着,闹着,不断地起哄。

  值老师来的时候,舒阳已经被绑了20分钟。他的双腿、上身、脸部裹着胶带,在众目睽睽之下,神情茫然。

  老师见状,在一旁说:“唉呀!舒阳!你怎么那么傻呀!谁绑的你?”舒阳说:“姜凯泰。”老师听到这个名字,似乎有些无奈,说:“你就真让他绑啊!”随后焦急地朝同学们喊:“班干部!快!把舒阳解开!”所有的班干部听了老师的话,立刻上前帮他解开缠绕在腿上和上身的胶带,而脸上的胶带紧紧地粘着肉,撕下来会令舒阳很疼,班干部们只好一点一点地抠下来。

  此时,姜凯泰已经走了。

  舒阳的眼中充满恐惧。

  姜凯泰:为何将惟一的朋友捆绑示众?

  □本刊北京小记者 榆钱

  20031112,接到小记者部的采访任务,我和另一位小记者夏天在当代商城集合,然后去清华西门,再去清华附小调查“绑人事件”。路那叫一个远!走得我两腿直痒痒。走着走着就不认识路了,问了N个人,有X个说不晓得,我汗!走啊走,走啊走,就快到了,又不认识路了,找到两个同学,一问,其中一个竟然就是陈小秋——为小记者部提供线索的那个女孩,她目睹了姜凯泰绑舒阳的全过程。

  小记者:你印象中的姜凯泰什么样?

  陈小秋:他的数学成绩不错,不喜欢语老师,所以语文成绩不是特别理想。姜凯泰总跟老师唱反调,比如老师让听写的时候,他就成心说老师把这字念错了,其实老师并没念错。老师对姜凯泰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忍让,几乎没批评过姜凯泰,所以姜凯泰就敢欺负人。老师不敢管他,他的家长也总向着他。

  小记者:听说姜凯泰惟一的朋友就是舒阳?

  陈小秋:姜凯泰很孤僻,因为没什么朋友,所以总跟智力有缺陷的舒阳一起“玩”。其实他不是把舒阳当朋友,只是把他当个玩偶而已,比如说姜凯泰吃剩下的零食就给舒阳吃,舒阳还觉得姜凯泰对他挺好的,不觉得是在欺负自己,所以就对姜凯泰言听计从、百依百顺。就像把舒阳绑在椅子上那次,舒阳也没有什么不愿意。

  小记者:舒阳平时在班里的情况怎样?

  陈小秋:上课的时候他如果不听讲,走神了,老师也不管他,所以舒阳的学习成绩挺差的。因为他智力有缺陷,所以也没人和他玩,姜凯泰和他就凑一起了。

  小记者:老师为什么总要忍让姜凯泰,也不敢管姜凯泰,而且还对这件事情轻描淡写?

  陈小秋:姜凯泰的父母是清华大学的什么人,好像是教授吧?姜凯泰不愿意让我们知道关于他们家的事情。姜凯泰的父母和校领导的关系都特别好,他的父母也许是什么权威人士,老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许和这有关。如果老师惹怒姜凯泰的父母,对老师自己肯定是有害无利,所以老师只能由着姜凯泰。姜凯泰把舒阳绑到椅子上,老师看见了,就是让班干部赶快把舒阳身上的透明胶带解开,还指责了班干部为什么看见舒阳被绑在椅子上那么长时间不去帮舒阳解开。

  小记者:姜凯泰绑舒阳时有多少同学看到了?

  陈小秋:在六(5)班吃饭的同学很多都看见了。大概有40多个吧。姜凯泰一喊“绑架了!绑架了!快来看哪!”好多同学都去看了。

  小记者:他们为什么不去帮舒阳解开透明胶带呢?你为什么也没去?

  陈小秋:因为我们害怕姜凯泰,老师知道也不会说姜凯泰。还有,姜凯泰会偷我们东西的,我已经丢了两本书了。再说,姜凯泰打人怎么办?所以旁观的同学,谁都不敢去帮舒阳解开透明胶带。我也不敢。

  小记者:姜凯泰的父母知道这件事情吗?

  陈小秋:应该知道吧。就算知道也不会说姜凯泰的不是,他父母对他可娇纵了,总觉得自己的儿子没有任何错误、任何缺点。有人向他父母告状,他父母从不说姜凯泰的不是。

  暗访当事人和值班老师

  □本刊北京小记者 付晓

  为了进一步深入调查,小记者部再次派小记者到清华附小进行暗访。

  20031215日上午8许,在同学们举行升旗仪式时,记者找到了该校六年级4班的班主任——当时的值师段老师。记者请老师谈他在现场看到姜凯泰欺负舒阳时的感受,老师面露窘态,说:“这,这不太好吧!”说完,就让小记者离开。

  这天上午的第二节课课间,记者又找到了本次事件的被绑者舒阳同学。“舒阳,你能说说当你被姜凯泰绑起时的感受吗?”记者问了几遍,舒阳瞪着一双空洞的大眼睛,好像听不懂记者在说什么。几分钟后,他还是什么也没说。

  当天上午放学后,记者找到姜凯泰。“姜凯泰,你能说说你为什么要欺负舒阳吗?”记者问。姜凯泰十分奇怪地看着记者,什么也不说,过了一会儿后,他就走了。

  我们为什么要抓住这20分钟

  本刊小记者部负责人 一花

  当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追问自己:如果我被绑在椅子上给大家看,足足20分钟里,我会是什么感受?换作姜凯泰,他会不会也喜欢被舒阳当作玩偶一样绑起来?——谁都不会喜欢,因为谁都希望受人尊重。不管姜凯泰是有意还是无意,绑人示众实际上已不是一个玩笑,而是侮辱。他以此为乐,让我感到惊心。

  绑人,是侵犯他人人身自由,已属暴力范畴,不论姜凯泰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这种行为都是必须要加制止和严肃处理的!

  随后,姜凯泰喊来40多个同学。面对同学被侮辱,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人上前,而是做了20分钟的旁观者!对旁人来说,被绑在椅子上那20分钟也许算不了什么,但是对于那被绑的同学,他被绑的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是在煎熬之中。这同样令我触目惊心。

  我们未能对舒阳同学的“弱智”做更多调查,这是一个遗憾。暂且不说舒阳是怎样的“弱智”,我想反问,因为一个人是弱智,别人就可以随便把他绑起来供人取乐吗?尊重的前提是平等,如果心中没有真正的平等,所谓的尊重就是虚伪的。

  我们认真地甚至是繁琐地记录这样一个事件的发生过程,我们认真地甚至是繁琐地记录这样的“20分钟”,是用“繁琐”来表达我们对一个人尊严的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