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者在行动

中国小记者首次进入艾滋病村2004.6

2007-11-13 16:01:24

河南是中国艾滋病高发区,河南尉氏县的屈楼村被称为艾滋病村,屈楼小学受艾滋病影响的同学有34人。

200448日,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共同派出的"童心红丝带"小记者采访团赶赴河南,本刊派出小记者郭羽洁随团前往。

这是中国第一次小记者进入艾滋病村。

 

艾滋病村里,靠卖血盖的房子

200449日上午9时,从郑州出发,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路程,我们到达了河南尉氏县邢庄乡屈楼村外。

我们没有立即进村,为我们做向导的高耀洁奶奶提醒我们谨慎一点。

高耀洁奶奶被誉为“民间防艾第一人”,今年已是77岁高龄。

高耀洁奶奶和领队老师祝薇两人先进了村。

屈楼村的艾滋病人都是因为卖血才染上艾滋病的。祝薇老师说,当她跟高耀洁奶奶进入屈楼村的时候,看到了很多盖得不错的房子,有的还是两层。当时,高耀洁奶奶对她说:“看!这就是农民们靠卖血盖的房子。”

老村支书家的房子从外面看很漂亮,但进去后,屋里几乎是四壁空空,棉被和褥子破旧不堪。老村支书的小孙女正在吃着什么,据说是钙片,孩子吃得很香,就跟吃糖一样。女孩的妈妈手上拎着一小袋骨头和几个皮蛋,说“今天要请客”。

“骨头上几乎没有一点肉,”祝薇老师说,“他们告诉我,这些骨头是要分好几顿吃的。”

 

两个艾滋孤儿

祝薇老师和高耀洁奶奶从村里接了三个孩子出来。

他们不知是害羞还是害怕,都低着头。手都是很脏的,衣服也很旧了,其中一个男孩还是穿着拖鞋来的。

我和其中两个男孩聊了一会,男孩一个叫周建朋,一个叫王建设。我送给他们几本书,他们都很高兴,对我说“很少有机会看到课外书”,两个人都喜欢童话故事书和作文书。

周建朋是艾滋孤儿,今年14岁,上小学六年级,大伯和奶奶供他上学读书。奶奶是周建朋最爱的人。他说他学习好,能够考上大学是奶奶最大的希望,但他同时也说自己“不喜欢学习,因为总是学不会”。周建朋说他生活快乐,我问他什么事情让他快乐,他却迟疑了,很久也没说话。

周建朋有没有艾滋病不清楚,因为他并没有去做检测。村民们告诉记者,做艾滋病检测需要80元,如果需要确诊还要300元。而在当地,一个农民的年收入才300-400元。这样的检测费用对周建朋这样的艾滋孤儿来说显然过于昂贵。回到北京后,记者获悉:国家将在全国实行免费艾滋病咨询检测,对艾滋病病人的孤儿实行免费上学。周建朋他们听到这个消息,一定非常高兴。

王建设今年12岁了,上小学五年级。他也是艾滋孤儿,供他读书的同样是年迈的奶奶。他的双亲分别在他8岁和9岁的时候撒手而去。他告诉我,父亲去世之前嘱咐他,"一定要对奶奶好"。说到这里,他不禁低下头去,像要哭的样子,但他最终忍住了。

 

王建设说他最爱奶奶,因为奶奶是对他最好的人。在他9岁的时候,一天晚上,他突然生了病,年迈的奶奶不顾他的反对,背起他就赶往医院。他说,那时候,他趴在奶奶的背上,只有一个想法,将来一定要对奶奶好。平日奶奶经常想起他的父母,王建设经常看到奶奶自己偷偷地掉眼泪。每到这时候他就很心酸。他去安慰奶奶,奶奶总是反过来安慰他说没事。

"奶奶让我不用管她,去好好学习。" 王建设说。

在屈楼小学,超过10%的孩子生活在艾滋病阴影中

下午,得到了村长的允许,我们去了村里的屈楼小学。

屈楼小学建于1990年,现在一共有300多名同学,14名老师,三个村的孩子在这里上学,受艾滋病影响(这里主要指家中有艾滋病人、父母双亲或一方因感染艾滋病去世)的孩子有34个。

葛校长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他说,艾滋孤儿的生活大多依靠本家人,这些孩子当中至今没有发现有艾滋病症状的孩子,近来已经没有孩子排斥他们了。葛校长还说:“这是第一次有这么多人来这所学校,也是第一次有城里的孩子来看望他们。”

由于河南省是艾滋病疫情的高发区,屈楼小学每个班每周都要开展一次艾滋病教育。在屈楼小学,我们看到了县里发的艾滋病问答试卷。

我们和受艾滋病影响的34名孩子中的代表在一起座谈,开始大家都很腼腆,后来也就都放开了。我们问在座的同学中,有谁父母已经不在了。一个女孩举起了手,她用手捂着嘴,可以看出她很难过,我顿时有一种心酸。此时,另外一个女孩也举手了,可以看出她是下了很大决心才举手的。后来另外一个男孩也举了手。两个女孩都是妈妈去世了,其中一个女孩叫赵慧芳,另一个叫韩芳芳。

赵慧芳13岁,是小学五年级学生。她说她不知道妈妈是得什么病去世的,只知道"高烧不退"。说到这里,她再也忍不住地哭了。我不忍看,为她递去了纸巾。

韩芳芳11岁,上小学四年级。她告诉记者,有一天晚上妈妈没有吃饭就出去干农活,正好外边下雨,妈妈回来就病了。韩芳芳讲述这些时,脸上流着泪。

“知道艾滋病吗?”记者问。大家都说知道。关于艾滋病的问题,比如艾滋病通过什么途径传染,有什么症状,他们都对答如流。他们说是老师讲的。

我和赵慧芳聊了许久。她告诉我,她只知道有一阵村里的人经常卖血,卖血能得到钱。我问她村里人是不是都对艾滋病很回避。她说不是,因为很多人并没有去做检查,也没有确诊,不能肯定是不是这个病。

赵慧芳平日在家要承担很多家务,比如做饭和干农活。她的妈妈是三年前去世的。平时爸爸经常会想起妈妈,看到爸爸难过,她也很伤心。我问她有没有问过爸爸妈妈得的什么病。她说没有。我问为什么,她犹豫了,很久也答不上来。后来,她说是怕说起这个令爸爸难过。"你觉得以后爸爸会告诉你吗?"她摇摇头。赵慧芳告诉我们妈妈对她很好,经常给她买新衣服。她经常很想妈妈,爸爸也经常拿着妈妈的照片翻来覆去地看。

我们送了三个艾滋孤儿一人一件衣服,并想帮他们穿上。韩芳芳高兴地穿上了新衣服,在我给她照相的时候,她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赵慧芳则有些不好意思,在大家的说服下,才拿起衣服在身上比了比。我给她照相时,她的笑容是羞涩的。

(文中涉及受艾滋病影响的未成年人姓名均为化名)

 

我不能对别人的痛苦无动于衷

——高耀洁奶奶访谈

 

 □本刊小记者 郭羽洁

 

要把艾滋病拒之于国门之外,这个想法非常天真。在许多地区,已经有许多人死于艾滋病,并留下许多孤儿。我们还是晚了。我们可能要遭受更大的痛苦才知道我们所面临的问题的严重性。    ——高耀洁

2001年,高耀洁获全球健康理事会颁发的"乔纳森·曼恩健康与人权奖"

2002310日,高耀洁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25"亚洲英雄"之一。

20027月,高耀洁被美国《商业周刊》评为25"亚洲之星"之一。颁奖晚会在人民大会堂召开,英国前首相梅杰为高耀洁颁了奖。

20038月,高耀洁获"拉蒙-麦格塞"奖,此奖被称为"亚洲的诺贝尔奖"2003年的获奖者有7位,高耀洁获得的是"公共服务奖"

2004220日晚8时,历时3个月的中华轿车杯"感动中国"2003年年度十大人物评选落下帷幕,高耀洁榜上有名,位居第四。

为我们做向导的高耀洁奶奶陪我们一路奔波,如果不是提到她的年龄--77岁,人们几乎把她的年纪忘了,但上面列举的奖项就是颁给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的。

高耀洁奶奶退休前是河南中医院第一附属医院教授,从1996年开始,高耀洁奶奶走上了自费宣传预防艾滋病的道路,引起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南方周末》称她是一位坐在火山口上呐喊的人。2004年,是她呐喊的第8年。

前不久,因长期致力于艾滋病人的宣传教育和救助艾滋孤儿,高耀洁奶奶曾被国务院副总理吴仪接见。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也称赞说:"她是一位在中国农村从事预防艾滋病宣传教育的女性活动家。

2004410日上午,高耀洁奶奶在她的家中接受了小记者的采访。

高耀洁奶奶说,艾滋病孤儿面临着三个问题:学习问题,生存问题,心理问题。其中心理问题最为严重。“一些大人教他们说假话。”高耀洁奶奶说。记者问:“昨天采访的两个女孩都说不知道父母是什么病,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呢?”高耀洁奶奶说:“这不一定。他们曾经都不说有艾滋病,因为不让说。过去一直说没有,现在则说不知道。”

高耀洁奶奶认为,现在对待艾滋病和艾滋病患者最需要“正义、关爱、宽容、不说假话”。

在救助艾滋孤儿的过程中,高耀洁奶奶最担心的是女童。因为女童受到伤害的因素会多一些,比如性伤害等。高耀洁奶奶无时不刻不在为此担心。她说,一些女孩十四五岁就被那些三四十岁的光棍们盯上了,他们用尽手段把这些少女弄去做小媳妇。去年八九月份,她帮助一个14岁的少女打官司,把她从一个30多岁的无赖那里解救出来。高耀洁奶奶说,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有的人甚至以外出打工为名将她们骗出去做“三陪”。

高耀洁奶奶说,人们对艾滋病的了解太少了。艾滋病的问题是全民族的问题,宣传艾滋病的工作是繁重的。她鼓励我们要有公益心,在同学之间互相宣传艾滋病的知识,对待有益于人们的事业要有执著的追求。

"如果你对别人的痛苦无动于衷,你就不配称为人。”高耀洁奶奶曾在她自费印制的宣传手册上庄重地印上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