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者在行动

追踪作弊2004.9

2007-11-13 16:02:20

本刊上海、北京、福建福州、湖南岳阳、辽宁本溪五地小记者联合行动,明察作弊者、暗访奸商、曝光作弊内幕,自查和自律,一次对作弊和尊严的拷问!

 

本调查包括三个部分:1,一个自称把作弊当游戏的同学的尴尬故事;暗访为了赚钱向学生出售作弊工具的商家,勇敢机智的小记者把它揪到阳光下;3,小记者联合做出《作弊方法调查报告》。

如果说作弊被逮到是不光彩的事,那么本刊小记者的调查就是对尊严的拷问。

范石:我把作弊当游戏

                                                本刊湖南小记者  万蓓

                                                     (湖南岳阳二中初二。411班)

200452日,我来到范石家,他家客厅干净整洁,但一进他的“魔幻宝屋”(他给自己的房间取的名字),就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房间里布满了机关:夹层的桌子,双面的相框,暗藏于墙壁内的小暗阁,还有可以自由拉动的门把。

范石是一位成绩优异的学生,也是连续6年被同学公认的“作弊王子”。

范石第一次作弊是小学一年级。

“一个同学说作弊很有意思,所以我也学着偷偷传纸条给后桌的同学。”范石说,“我学习好不用抄,但我认为这很刺激。”

每次考试,范石找其他同学作弊都是主动的,方法也很单一,就是传纸条。后来被老师发现了。第一阶段的作弊才打住。

此后直到三年级,范石一直听从老师的教诲。三年级下学期的期中考试,他再次作弊,但是很快就被老师抓获了。

“这次抓获后,我对作弊工具产生了兴趣。”范石说。

在兴趣的驱使下,范石对作弊工具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理论”。他说,作弊工具是次要的,关键在善于利用。“你要是聪明,身边每样东西都能用到,比如最常用的钢笔,把小纸条藏进笔杆里就是很好的方法;再说草稿纸,先用写不出字的笔在上面写字,然后用铅笔轻轻描画就可以了。用完后,为了安全起见,你还可以将铅笔涂过的部分擦去。

“对于那些现成的作弊工具还要灵活运用。”范石进一步说,“仔细研究就会发现一种作弊工具其实有很多种用法。而且,在作弊之前应该调查清楚老师的习惯,这样才能做到‘天时地利人和’。”

当时,范石花去所有几买回了他听到过的所有的作弊工具,但这些东西很快被他的妈妈转移到了垃圾堆。

“妈妈扔了,我再检回来。这些东西我当宝贝藏着。”他说。

五年级的期末考试令范石的印象深刻,那次他设计了一套名为“W计划”的作弊方案。

当时,范石得知这位监考老师最近脖子受过伤,不能大幅度向后转动。于是和几个同学商量在老师背后贴纸条。“本来这个方案是天衣无缝的,可是没想到小豆没有固定好,纸条没有坚持多久就开始往下滑!”范石抱怨说,“滑落到老师的视线内,小豆和小铁他们可就死定了,幸好在关键时刻老师弯下腰去系鞋带,纸条刚好被老师弯曲的腿给夹住了。”

虽然有惊无险,但考完后那位老师把范石叫去问:“这次作弊又是你策划的吧?那方法也太烂了,下次换点新花招啊!”

范石听后出了身冷汗。

“我只是把作弊当作游戏。”范石略带尴尬地解释说。

 

作弊笔从文具流向考场

                                                    本刊福建小记者 陈思嘉

五一假期,我来到福州市仓山区海关巷一家名为“天天向上”的文具店,站在柜台内的老板娘从一个抽屉里抓住几把笔和几张胶带,面带笑容地向我推荐:“小妹妹,你买这种笔吧,一支只要一块五,又便宜又用!”她一边说,一边用手指了指其中一支,“而且最近很畅销,我们这里都快卖完了!”

回到家,我对这支笔做了一番仔细的研究。这支笔的奥妙原来集中在两种不同的笔芯上:笔芯一头比较细,是白色的,写出来看不到;另一头是橘红色的,如果涂在白色笔芯写过的字迹上,字迹就变成兰色呈现出来。

58日早读时,福建福州市临江中心小学林隽同学向记者介绍了使用作弊笔的情况,她曾在语文期中考试用它作弊。

“在语文期中考试的前一天晚上,我把自己不会默写的一些课文片段和一些成语用白色笔芯抄在垫板上,在这些片段前用铅笔标上注释,比如是第16课的片段,我就标上‘16’。到考试那天,把不会做的题目从垫板上找一下,看看有没有抄过,如果抄过,就用深色笔芯涂上去,答案就会显出来。”

“不怕被监考老师发现吗?”我问。

“当然怕啦,而且怕得不得了!因为我五年级上学期语文期末作弊,被监考老师抓到过。”林隽说。

“怕,为什么还作弊?”

“为了分数,我也只能继续作弊了。”林隽脸上出现了无奈的表情。

有作弊笔的不只林隽一个,根据记者调查,临江中心小学不少同学都有这样的作弊笔。卖这种“作弊笔”的商家也不只福州“天天向上”文具店一家。根据本刊上海、北京、福建福州、湖南岳阳、辽宁本溪等地小记者联合调查,各地不少文具店都推出了用来作弊的“学习用品”。如作弊笔、作弊胶带、带小镜子的涂改液等,这些作弊工具在学生中间“很畅销”。

“我觉得这笔挺好的。”林隽说,“因为它降低了作弊风险。”

 

作弊方法调查报告

                                                                本刊小记者

                                                         陈思嘉、祝师恩、张典

“在调查中我们发现,每一种作弊方法都与偷偷摸摸有关,这不利于公开公平观念的培养,不利于光明磊落心态的养成……如果作弊成为一种普遍的、‘正常的’、带有群体性的行为,那么我们认为它的危害是渗入内心的,对于少年的成长具有长远的不利影响。”

                                         ——引自本刊小记者部《关于作弊方法调查报告的分析

来自上海小记者祝师恩的调查——

带纸条、传卷子

     作弊的方法复杂多样,最常见的是带纸条。

     上海市开元中学初一(1)班王京(化名)同学这样做过。

     王京的工具很齐全,包括:“小小笔”——长而细的圆珠笔,当中有不少空隙,可以藏一些小纸条之类的东西;魔术笔——用一头写字,却看不出,另一头涂抹,即可显现刚才写的字;大尺码的鞋裤——不用说,自然是藏纸条的好地方;手掌——虽然这东西人人都有,可很少有人会像王京那样想到在手掌上写点什么。

还有一种方法,是比较大胆的同学用的,大多适用于好哥们之间,就是互抄法,也称互对法,分为“动嘴交流”与“传卷子”两种。这一方式需要多人配合进行,准确率不敢保证,且风险也高,但受到连纸条都懒得抄的同学的青睐。

买卷子,买答案  

     由于上述作弊方法过于直截了当,容易被老师发现,于是新一代的作弊方法又新鲜出炉了——买卷子,买答案。

     由于不少学校使用的考试卷是在校外买的,存在学生买答案的漏洞。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有的学校买了没有参考答案的卷子,但是试题却照样能被同学们买到。得分心切的学生出钱让高手解题,有的父母也帮着孩子搞答案。

     顺利地完成了考前的一切工作,关键就在于“背诵”答案。天天背,天天默,辛苦得像是背课文。不久以后,就等着一张高分的答卷了!

     用此法作弊的往往不是差生,作弊的目的也不是避免留级,而是为了出人头地,为了手臂上多一条甚至两条杠杠。

      (小记者所在学校:上海市开元中学初二(1)班)

 

来自福建小记者陈思嘉的调查——

根据我的调查,把同学们作弊方法总结了10条,其余方法有待进一步研究。

1.  把书放在课桌的抽屉里抄。

2.  和同学写字条交换答案。

3.  春天或秋天在考试前一天把不会的内容写在纸上,到了考试那天,把纸贴在手臂上,到时把袖子拉起来看。夏天或冬天不用,因为容易被发现。

4.  在手机里写答案,用发短信的方式发给其他考生。

5.  数学考试时带上计算器,把答案写在计算器上,再把计算器给其他人看。

6.  用作弊笔。

7.  趁监考老师不注意(例如喝水、打电话、看报纸等),跟其他考生交换考卷偷看。

8.  和同桌对答案(如果同桌学习超烂,此法不用)。

9.  考试前一天把答案写在一张指甲般大小的纸片上,考试当天贴在指甲上(据一个初二年级网友所说)。

10.              贿赂老师。

(小记者所在学校: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临江中心小学六4班)

来自北京小记者张典的调查——

以下是我对北京中关村一小六4班的调查——

“作弊的方法简直太多了!”一位成绩偏低的同学说,“最简单的就是传纸条,老师不注意的时候用。如果老师总盯着你,可以把纸条放进笔管儿里递给别人;也可以看书——先把涂改液之类的东西放到书包里,然后再一头扎进书包里假装找涂改液,乘机赶快看书。还可以利用一些作弊的工具,比如一种涂改液,涂改液的盖子上有一个小镜子,可以通过镜子看到后面同学的卷子……还有一大堆,比如说用胶条、暗号之类的。”

一位担任班干部的同学对“暗号”作了进一步说明:“可以定暗号,比如说判断题,对方咳嗽一声是对,咳嗽两声是错。”

“考试作弊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现象,虽然谁都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在分数压力的驱使下,同学们只能让作弊成为救命的方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同学这样告诉记者。

(小记者所在学校:北京市101中学初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