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者在行动

12岁女生在英国剑桥游学的生活细节05.4

2007-11-13 16:04:23

一个怀有剑桥大学梦的12岁女生

本刊小记者伍薪颖

要和你说说她在英国剑桥游学的一些生活细节:

对剑桥的怀疑和爱恋,以及

在房东家的集体遭遇和一个人住的双重感受

第一剑桥印象:精细、古老、规矩

现在是英国时间2004725日。

我这个中国深圳的女生在英国剑桥的一辆大巴车上。车在郊区行驶,窗外是茫茫的一片绿色,中间偶尔夹着一些淡淡的熏衣草的紫色。有时,看着它们左右飘动,我就会想起风把我的头发吹得飞扬的感觉。

这次我是到剑桥游学的,没有爸妈在身边。他们希望我来剑桥不仅学习英语,还要学会自己生活,并在这座城市找到我一直想知道的问题的答案:剑桥究竟是怎样的留学生需要面对哪些生活的难题

刚到剑桥,有一个细节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在巴士到站的时候,等车的人都排好队,然后让下车的人先下来,再按顺序上车,特别守规矩。在香港时,我也看到过香港人在地铁站里乘扶手电梯时自觉地站到右侧让赶时间的人从左边通过,这些细节都让我喜欢。

但剑桥不是完美的,实际上,剑桥在有些方面离我想象实在是差得远了些。剑桥不大,中心区的楼也不多,几乎所有的楼都是给人古老得不行的感觉,而且所有的楼都很矮;一扇扇没有任何感觉的被人称为艺术品的窗子;雕刻得精细到可怕程度的建筑物外墙;再有就是凹凸不平的铺满石子的让我走上去就脚疼的路面。这些曾经都是我梦里的地方,或许就是我梦里的城堡。但是,现实的剑桥竟然没有令我产生丝毫兴奋的感觉,而是令我如此平静,出奇的平静。

进入剑桥的日常生活

在出发之前的家长会上,总领队跟家长们说,14岁以上的要去寄宿家庭住。可实际上,就连我这13岁都没满的人居然也得去别人家里住。我根本就没想过我居然必须在陌生人家里生活20天。

刻板女房东的5条苛刻规定

在国内读报纸时,知道了有些留学生在海外是住在当地人的家里,那些当地人大多都比较有空,或者已经退休在家,希望通过收留留学生多赚一些钱。我住的那家差不多也是这样的情况,只有一个女主人,大概五六十岁吧。

这个女主人给我和另外三个一起来的女生安排了一个房间,里面的设施简单得我都不想说了:两张床,一张是直接铺在地上的充气垫,就算是了。假若一个人坐在的这边,只要另外一个人坐到另外一边去,那么第一个人就会弹起来。还有一张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普通床。房间里没有任何桌子,椅子也没有,整个房间放下了我们4个的行李箱和两张床之外,几乎就再没有空地了。

在房门的背后,我们发现那里贴有一张微微泛黄的纸,上面用黑笔清楚地写着五条规定——很显然是留给这个房间的住客的,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其中的这三条:

除了去洗手间以外必须待在这个房间里。

不能在房间里唱歌或者大声说话、吵闹。

如果弄丢了房间的钥匙,必须赔5英镑。

除了第三条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之外,另外那两条似乎都有些苛刻。你看那房间里头的地方那么小,还那么挤,4个人在这房间里静悄悄待一个小时就够难受的了,如果还不能唱唱歌或者是偶尔地闹一下,那真的要难受死了!

有一天,我们几个放学回去,在门口正好碰着三个意大利的女生头发湿漉漉地出门去,她们跟我们说了拜拜之后我们就上楼回房间了。过了一会儿房东敲门进来,问我们怎么把洗手间的地板整得这么湿。我们几个都蛮疑惑的,说我们还没有使用过洗手间。她便让我跟她去看——我英语在我们几个里是最好的,所以和她沟通起来相对会方便些。她先带我到了楼下的厨房,天花板的确已经湿得很严重了,粉刷在上面的一大块石灰也已经快支撑不住要掉下去。接着她又带我回到了楼上的洗手间,在刚才那块湿掉的地方的正上面果然是湿了一大片。我立刻意识到也许是房东误会我们了,说不定这就是刚才几个意大利的女生不小心弄的。于是我跟她解释,她不听,还很严肃地说:如果下次你们再这样,就付给我修理浴室地板和厨房天花板的钱,然后就搬出我的家。

当天晚上我们没有洗澡。

我一个人住,开始了烦琐而自由的生活

第二天我向我们的领队反映了这个事情。领队告诉我们,星期天,也就是两天后,我们就搬到宿舍去住,一人一个房间。

我们住的集体宿舍叫NEW HALL。这儿的环境就好多了,有漂亮的草坪,可爱的花,而且我们每人住一间,每个房间里面有桌子、有椅子、有台灯、有衣橱、有床头柜,还有独立的洗手间。最好的就是那两扇大窗,每到白天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来,令人觉得特别温暖。

接下来的十几天这里就是我的家了,我要让这里看起来舒服点。我先是花了一个多小时收拾我的衣服和一些别的东西,收拾得十分有条理。收拾完之后,我打算把衣服拿去洗衣房洗了,但是我又突然接到消息说,到洗衣房去洗衣服要自带洗衣粉,于是我和同学到便利店买了一盒洗衣粉。因为房间里没水喝,我还顺便买了几瓶水。

然后我才抱着一堆衣服去洗衣房。

这里的洗衣机和烘干机都是自助式的。用洗衣机要投币,140便士,烘干机要20便士。我先把衣服全部塞洗衣机里,接着投币。机器显示还要42分钟才能洗完,于是我又回房间收拾了一会儿,估摸时间快到了,我又拿着钱包到洗衣房把衣服从洗衣机里取出来塞到烘干机里,投币,启动,还剩12分钟。我懒得走了,索性就站着等了。过了12分钟,好了。我随便拿出一件衣物感觉了一下,居然没怎么干,又烘一次,又站着等了12分钟,腿几乎麻木了。我懒洋洋地把那些衣服从烘干机里取出来,抱回房间,一件一件地折好,叠起来,放到衣柜;有些还没完全干的衣服我还用衣架晾在浴室里。忙完了,洗澡,然后又把原来穿的那套衣服给洗了。

当我终于忙完了之后,跟自己开玩笑说:我也要当起家庭主妇了。

离开以后,在深圳想念剑桥

离开剑桥已经半年多了。我发现回味起在剑桥的那20天,感觉又不一样了。

    我想念那位苛刻的女房东,想念起她给我们预备的美味食物。早餐有纯鲜的牛奶,可以喝,可以泡Cereal。还有香喷喷的Toast、美味的果酱、浓滑的奶茶,中午有耐嚼的三文治、脆脆的玉米片、色香味俱全的Yoghurt、酸酸甜甜的柠檬汁,晚上有又好看又好吃的PIZZA、软软的豆子——差点忘了,还有我亲爱的POTATO。完全不一样的东西,精致、美味,连三餐用的盘子、杯子和放杯子的垫子都很考究。

我想念那些我曾经觉得毫无生气的建筑物了,我发现它们在我生活的深圳根本就不可能有。我想念那里的安静,那种晚上吃完饭出来走在人行道上,马路上只是数得清的几辆车,视线范围内除了我身边的Helena还有通常和我们俩在一起的两个男生以外再没有人的感觉。

我想念我住的那间宿舍。我在那个有10平米左右的地方独自住了十几天,没有人管我,我可以在下午4点睡觉,睡到6点钟起床出去吃东西,然后回来到处串,一会儿到谁谁谁的房间里弹下钢琴,一会儿又到另一个人的房间里说两句话,一会儿又回到房间里,有人跟着我一起回来聊天,听歌,陪我喝两瓶大大的柠檬水。我可以在晚上12点以后再洗澡睡觉,我可以在睡前再看1个多小时的书,我还可以在半夜3点的时候起身和别人发短信。时差的确是个问题,不过也没事,没人管我。

一句话,我是自由的。

真的很想念那种日子。我梦中的古老、安静的Cambri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