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者在行动

一场“暴力体罚”的“完美”结局

2008-04-18 10:43:47

 

 

20071129,星期四,上午,安徽省太平路小学校园内,六年级(1)班的同学正在上体育课,忽然,老师将一个男生拽了出去……。随后,大家看到那个男生蹲在地上,无声地哭泣,并且默默地在地面上刻了一个“马”字和“X”形符号……

       

          “暴力体罚”事件回放

小记者从太湖路小学六年级(1)班的同学们口中了解到,那名被体育老师拽出去的男生叫夏天。那天的课堂上,体育老师让大家一起立正站好,等着下一步的活动指令,夏天因为有些疲乏,便将脑袋微微靠在身边一个叫方裕的同学的肩上。不料,方裕却举手告诉了老师。

体育老师一把抓住夏天的衣领,将他拽出队伍,狠狠地把他推倒在地,骂了一句:“你是什么种啊!”说着,他朝夏天踹了一脚,这一脚正好踹在夏天的胸口。夏天的身体剧烈地抖动了一下,随后,他仰面倒在了地上……

在体育老师离开后,夏天努力挣扎着爬起来,他的脸颊红了,眼神里满是无辜和无助,眼角、鼻子、下巴上都沾满了泪水,他的肩膀不时地抽动着,却没有哭出声来,全身上下到处是灰黄的尘土……他蹲在地上,随手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用力地刻了一个“马”字,又在“马”字的旁边,同样用力地刻下了一个“X”形符号。这一幕给同学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体育老师就是姓“马”的。

小记者对此事进行了一系列采访,随着采访的深入,却发现了许多意料之外的答案。

      

意外之一:是否算是暴力体罚,男生和女生意见相反

小记者最先找到当时现场的一位见证人——夏天的同班同学胡辉,向他问起体育老师是怎么样的人。胡辉想都没想就说:“老师是个暴力的人。比如有的同学上课时讲小话,他就严厉打骂。而且,我还觉得他重女轻男。每次我们班女生犯错,他都不管不问,而男生哪怕是犯一点小错,他都处罚得很厉害。”

“那么,在你看来,夏天被打是偶然事件还是体育老师的教学方法就是这样呢?”

胡辉回答得很干脆:“他的教学方法就是这样,动不动就打人。那天打夏天的时候,我们全班同学都是亲眼看见了的。”

小记者问:“既然当时你们那么多同学都在场,为什么都没有人帮夏天说话或者是阻止老师打人呢?”

胡辉撇撇嘴:“哪敢啊,我们当时要是去反驳老师,那不等于是去找死吗?他揍我们怎么办?万一我们因为顶撞教师被学校开除怎么办?我们当然只能看着了,也会背地里骂老师几句,但是不敢当面说出来。”

小记者接下来找到了另外一位目击者——夏天的同班女生方佳琦,这次得到的说法却和胡辉的截然不同。

小记者同样先问起了她对体育老师的印象,她开始觉得有点意外:“我们的体育老师?”随后很平静地回答:“我觉得他很和蔼啊,对同学们也还不错。”

谈到打人事件,方佳琦承认的确发生了这样一件事,但在她看来事情并不像胡辉说的那样糟糕。

“你认为这个‘打人事件’是偶然发生还是体育老师的教学方法就是如此呢?”

方佳琦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是偶然的了!再说老师这次也不能说是暴力体罚夏天,他只不过是骂了夏天一通,将夏天骂哭了而已。”

“你们的体育老师在之前还有过体罚学生的事吗?”

“应该没有吧,反正在我们班没有。”方佳琦肯定地回答。

“那事件发生后学校是什么态度?

方佳琦摇摇头:“学校没什么表态。其实,我想学校应该不知道这件事,因为在那次事件过后,夏天明显不想再提了,,同学们也不再议论了。”

小记者又接连访问了好些同学,发现大部分男生都认为这是暴力体罚,因为体育老师凶,喜欢打骂学生,而大部分女生则认为不过是一次小小的意外,老师对人很温和。同是一个班的学生,为什么各自的说法不同呢?带着这个疑问,小记者采访了夏天的班长赵燕。

赵燕告诉小记者:“体育课上,女生表现都不错,而男生却总爱捣乱,让老师很头疼,所以老师对女生就好一些,而对男生就比较严厉。”

她认为夏天会挨打也是因为他自己太调皮,破坏了课堂纪律:“我们体育课本来就不多,一些男生调皮会耽误课堂时间,所以老师和同学们其实都不太乐意的。老师那天打夏天可能是太生气了,也是为了让大家都得到教训,认真上课吧。”

赵燕还补充说,夏天很聪明,成绩也很好,是班级的尖子生,但就是个性过于活泼,总是不安分,上课喜欢讲小话、做小动作,老师们虽然喜欢他,也常为他的调皮恼火。她说:“这次对夏天也算是个教训,起码他会在体育课上守规矩了。”

       

意外之二:夏天,“其实……我挺后悔的……”

小记者找到夏天的时候,他正在走廊上和同学们玩,当听小记者说要采访体育课上那件事,同学们都停下游戏站到了旁边,而留在原地的夏天,先前的笑容在一瞬间凝固了。他不发一言,转身趴在走廊的栏杆上,一双大眼睛呆滞地看着远方。从表情上来看,他至今仍然无法释怀。

“这件事在你来说,心理感受是怎样的呢?”小记者问。夏天没有任何反应。好一会儿,他终于开口了:“我没什么感受。”声音很小也很淡漠。小记者追问: “那么,你当时在地上写那些字又是出于什么心态呢?”

又是一阵沉默。

突然,没等小记者和周围同学反应过来,夏天一把抓过小记者的采访记录本,疯狂地撕扯着,企图将它撕成碎片。

这个突然袭击让小记者吓了一跳,幸好周围的同学都过来帮忙,总算拉住了夏天,大家将他带到教室里的座位上,让他平静下来。小记者再次诚恳地提到想了解事实的情况,最后,他终于同意接受采访了。

夏天又沉默了半分钟,低声说:“好吧。其实我当时觉得老师挺坏的,自己也觉得这顿打挨得很委屈……”

“不过现在想想,其实真的没什么大不了,毕竟是我在他的课上捣乱。其实,我……挺后悔的,真不该在体育课上捣乱。”

“那你家里人知道这件事吗?”

“不知道。我觉得这是件小事,没必要告诉他们。”

“我听说体育老师当时打得还是很重的……”

“反正明年就升初中了,追究这件事也没必要了。”他的语气很平淡。接着他很认真地说:“最重要的是,我在这小学的最后阶段,要加紧维护好最珍贵的友谊,我不能再破坏它了。”

夏天告诉小记者,他和方裕原本就是很好的朋友,这件事虽然带来了一些不愉快,但是他仍然要努力去维护这份友情。

“那你和方裕之间关系到现在怎么样了呢?”

夏天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哦,他呀,我们早就和好了呢。告诉你,我们现在依旧是很要好的朋友哦!

 

意外之三:方裕,“他是我最要好的朋友”VS“看他挨打我没什么感受”

 

由于时间仓促,小记者当天在学校没能采访到方裕,只能在下午放学后拨打了方裕的电话,进行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并说明采访的意图,方裕犹豫了片刻还是同意接受采访。

小记者:“你当时为什么决定报告老师呢?”

方裕:“因为夏天把头紧紧地靠在我肩上,怎么推都推不掉,烦死人了,所以我只能告诉了老师。”

小记者:“看到夏天被打时,你是什么感受?”

方裕:“我没有感受。”

小记者:“你和夏天的关系怎么样?”

方裕:“我们一直是很要好的朋友,他应该算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小记者:“既然是最要好的朋友,为什么不能互相体谅,包容对方一下呢?”

方裕:(沉默不语)

小记者:“事后,你又是怎么样想的呢?”

方裕又沉默了一小会儿,突然,他大叫:“你烦不烦人啊?能不能不要问我这些事情啊!”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之后,小记者又拨打了几次电话,都被方裕挂掉了。

 

小记者VS老师

小记者在当天下午课间曾找到了事件的关键人物——体育老师马老师,并和马老师进行了简单的对话:

老师,你能说说你为什么要打夏天吗?”小记者问。老师十分惊讶地看了小记者两眼,随后很戒备地说:“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明白。”语气中透露出明显的不耐烦,小记者还想再问,他却挥手让小记者离开:“我还有课,你别添乱了。”说完,就朝操场去了。

 

采访后记

小记者发稿时,“打人事件”也已渐渐平息了。大家说,自从采访过后,夏天的精神已经从失落恢复到从前的活泼开朗了,老师、同学们都为他高兴;而体育老师对同学们的态度也好了许多,没有再发生随便体罚学生的事情了;更值得欣慰的是,六年级的学生们都开始认真地对待体育课了,不再像从前那样把体育课不当一回事。

                                             (本文所有人物均是化名)

                                                     编辑:宋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