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者在行动

爱心救助行动特别报道:当生命徘徊在死亡的边缘……

2008-07-15 17:02:23

           

     爱心救助行动特别报道:当生命徘徊在死亡的边缘……        

 

文□ 本刊小记者  张箭

 

   “(2007921)今天又到了该洗肾的时候了。我们下午五点才到,是两个朋友陪我去的,他们不敢进去看,说在外面等我。这样我已经很感谢他们了!”她在日记里,记录下生命中的每一次挣扎。

“您忍心看着一个花季少女的生命就这样消失吗?”他在给市长的求助信中,写下了心中的呐喊。

“帮帮忙吧,帮帮我们的同学吧!”在募捐现场,同学们发出了真情的呼吁。

这一切都是为了挽留住一个年轻的生命。四川省之江中学爱心救助行动正在进行中……

 

             “我的钱快用完了,下周就没有生活费了。”

   

“我的钱快用完了,下周就没有生活费了。”许宗泽小声地自言自语,语气里带着他一贯的平静。但是,当我略显惊讶地望向他时,却正好捕捉到他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窘迫和伤感。这一幕,发生在新学期的一节体育课后,现在成了我对这件事情最清晰的记忆之一。

初春的四川广元,空气里已经夹杂了夏天的味道。体育课后,大家个个满面通红,汗流浃背。“真够热的,走,买点儿水喝去!”我一边擦着脸上的汗水,一边拉着身旁的许宗泽离开操场。他似乎有些犹豫,但还是跟了上来。看着同学们都急匆匆地向小卖部走去,我也加快了脚步。这时,我听到许宗泽用很小的声音自言自语说:“我的钱快用完了,下周就没有生活费了。”这句话钻进我的耳朵,迅速变成了一连串问号。刚刚开学,他的钱怎么就快用完了呢?许宗泽一向节俭,难道是他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但我始终没问。我知道,许宗泽不太喜欢把心事告诉别人。

从那以后,许宗泽似乎变得越来越沉默,他经常一个人坐在教室里默默地看书,或是在午休时把头埋在胳膊里,闭着眼睛,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你为什么不去吃饭?”当有同学这样问他时,他只是趴在桌子上摇摇头。这些变化更加重了我心中的疑惑,许宗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谁来救救我姐姐?”

 

一天下午,我刚走进教室,班长徐宗玉便拉住我。“你去看看许宗泽吧。”他小声在我耳边说道。我转头去看趴在课桌上的许宗泽,发现他眼圈红红的,鼻子在不停地抽动。“他哭了?”我问道。徐宗玉点了点头,“他姐姐得了尿毒症。你应该知道吧?”徐宗玉是许宗泽在班里最好的朋友,算是比较了解许宗泽情况的人了。他的话让我少了几分疑惑,却多了一份担忧。

200838,也是在一节体育课上。我趁休息时间走到徐宗泽身边,关切地问他:“你姐姐还好吗?”“我妈打算把自己的一个肾给姐姐,她们已经去成都的医院了,大概一个月后才能回来。”许宗泽说道,声音里透出一丝希望。可是,没想到一周之后却传来了不幸的消息:许宗泽的妈妈也有一个肾是病肾,所以没法再为女儿捐肾了。许宗泽愈发地为姐姐担心,经常不由自主地掉眼泪。很多同学发现了他的异常,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听说了这个令人心酸的故事。

为了帮助姐姐获得一线生机,许宗泽给广元市市长写了一封求助信。在信中,我们了解到了更多的情况,也更深切地感受到他心里的痛苦和压力。

“姐姐在痛苦中长大,她害怕失去自己的生命,害怕见不到爸爸妈妈。她多么渴望活下来,多么渴望自己的病能好起来。”许宗泽的姐姐许弘丽从小就患有肾炎,因为家里负担不起昂贵的药费,便找了当地的“土医生”治疗,结果病情一直没有好转。

后来,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和攒钱治病,许弘丽早早地辍学,加入了进城打工的队伍。没想到,噩运却又一次降临在她的身上。2007年初,她开始感觉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于是便去华西医院做了检查,结果被确诊为“尿毒症”。这个消息就像一道晴天霹雳,让许弘丽和她的家人陷入了更大的困境。这一次,他们真的束手无策了。“姐姐必须住院,但医药费和住院费太贵了。对于父母来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看着姐姐被病痛折磨,父母日夜操劳,许宗泽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和痛苦。“每周放假回家,姐姐总在我面前表现得很坚强,让我不要为她操心,安心学习……可每次离开家的时候,远远地回过头,看见她用手去擦眼泪,我的心真的好痛!”

“姐姐患病已经十七年了,日日夜夜被病魔折磨着,失去了活力!但她依然希望活着,因为她还没有看够这精彩的世界,因为她只有21岁!谁来救救我的姐姐?”看到这里时,我和周围的同学陷入了沉默。许宗泽的求救声,仿佛就回荡在我的耳边。那一刻,我们有了一个共同的想法:一定要帮助他。

 

           “不能再等了,我们要马上行动!”

 

316下午,许宗泽的爸爸来到了学校。我远远地看见他蹲在操场上,揉搓着自己布满皱纹的脸,狠狠地吸着手里的香烟。而许宗泽也垂着头,不停抖动着肩膀,我想他一定是哭了。后来,我问许宗泽发生了什么事。他说父亲是来给他送钱的。但想到姐姐治病需要一大笔钱,许宗泽只是低着头,没有说话。父亲看到他的样子,忍不住掉下了眼泪。许宗泽也跟着哭了起来。

许宗泽的父亲临走前,留下一封许弘丽写的求助信,由于不知道如何向外界寻求帮助,这封信一直没人知晓。现在,这封信在我的手中,沉甸甸的,那里写满了一个生命的挣扎。我仿佛能够感觉到,这个年轻的生命正在与死神的较量中渐渐失去力量。“不能再等了,我们要马上行动!”我心里想着,看到同学们眼中也充满了坚定和热情。

当天,徐宗玉就查到了广元市广播电台台长的联系方式,于是我们怀着忐忑的心情打通了第一个求助电话。“请问一下,你们是否可以帮助一个女孩?”徐宗玉的声音有些微微发抖。围在他身边的同学都不约而同地注视着他手中的话筒,紧张得手心冒出汗来。“你能说一下她的情况吗?”话筒里传出一个沉稳的声音。“嗯,”徐宗玉顿了一下说道,“这个女孩叫许弘丽,她今年只有21岁,却得了尿毒症……”就这样,徐宗玉把许宗泽姐姐的情况详细地告诉了台长。“那请他们明天到台里来找我吧,我的办公室在五楼。”听到台长很快就给了答复,大家一下子欢呼起来。许宗泽更是非常激动。

317083班的贺小浪送来了第一笔捐款,共有480多元。这让我们又惊又喜,原来许宗泽的事情并不是只有我们班的同学知道。当许宗泽接过贺小浪手中的捐款时,我看到他含着眼泪,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谢谢,谢谢……”许宗泽一遍一遍地重复着,因为激动,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沙哑。看到这一幕,很多同学的眼中也有了感动的泪光。

 319班会课上,我们也开始行动起来。班长徐宗玉和孙文俊在讲台面前述说着许宗泽的不幸,那一刻,教室里很安静,许宗泽深深地埋下了头。“……希望同学们伸出援手,献出自己的一份爱心!”徐宗玉话音刚落。教室里立即热闹起来,大家纷纷掏出自己的钱,走上讲台。我看到张敏也在人群之中,她是我们班的贫困生,平时除了生活费,她基本没有零用钱。“我也是一个贫困家庭的孩子。在我困难的时候,社会上也有人来帮助我。现在我帮助他,也算是对社会的一点小小的回报吧。虽然我家并不富裕,但我也愿意帮助我身边的人。”张敏笑着边说,边把钱放进了捐款箱。而张雪莹执意要捐100块钱,但是没有带够,就给妈妈打电话,结果还和妈妈吵了一架。她大声地说:“我一定要捐的!”我知道,她看了许宗泽姐姐的求救信后,一个早上哭了三次。看着笔记本上捐款的人名单在不断加长,每个人心里都溢满了快乐和温暖。

          

  街头募捐:怀疑的目光和稚嫩的小手

 

322早上,我按约定时间赶到了集合地点,但是等了很久,也没有看到徐宗玉。“我们的活动不会搞不成了吧?”我拿着捐款箱和条幅,来回踱着步子,心里直打鼓。这时,我看到了尹婕,她说自己是来帮忙的。接着,杨丽林、李艺和三个不认识的女孩也来了。那三个女孩看了许宗泽的信息和她姐姐的求救信,立即决定加入我们的活动。后来,我才知道她们的名字是丁小英、丁小雨和陈美容。不到半个小时时间,就来了这么多的临时志愿者,让我一下子振奋起来。

开始的时候,我们选择了一个路口的转弯处,不过这里似乎很难受到关注。站了半天,仍然一无所获。这时,我们学校的师和李老师也来了。“你们到小桥那边人多的地方去吧!我们也去和其他老师说一说!”听了老师的话,我们怀着试一试的心情转移了地点,结果得到了第一笔捐款。一家商店的老板娘看见了我们。她读了读信息栏,默默地把五张一元钱的爱心捐款投入了募捐箱。“谢谢您!”我们大声地向她答谢,然后向桥头的市场走去,因为那里是街上最热闹的地方. 

站在市场门前的街道上,我们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路过的行人,卖力地喊着:“大家都来献献爱心吧。帮帮我们的同学吧!”吸引了很多路人驻足围观。就在这时,从人群中传来一个厚重的男声:“你们真是之江中学的?”寻声望去,我看到一个身材很瘦,个子不高的叔叔,正用疑惑的眼光注视着我们。“是啊。”我坦然地回答。“那你们是哪个班的?”他继续追问。“081班。”“你们班都有哪些同学,你说说!”他依然在怀疑,周围的人也都停止了议论,齐刷刷地望着我们,气氛有点紧张。恰巧,与我同班的李谦和于玲在场,我指着他们说:“他们俩都是我同学,还有那几个,我们都是一班的。我们学校的师和李老师也来了,他们也能证明!”听到我干脆地回答,叔叔终于相信了。“哦,那是真的了。我下周让我儿子李贵把钱带给你们。”“对,我们就是李贵的同学啊!”原来叔叔竟是我同班同学的父亲,我们听到他的话都兴奋地大叫起来。叔叔转身走出人群,但他并没有离去。他一直在路边向身旁的人呼吁着:“他们这个捐款是真的。大家来帮帮忙吧。” 当我再次抬起头,发现他也在用关切的目光望着我们。

一段插曲之后,捐款的人开始多了起来。一元,两元,五元,十元……我们一直说着“谢谢!”每一次都蘸满了发自内心的感动。我仿佛能够感觉到,那一双双伸向捐款箱的手,正在汇集着生命的力量。捐款的人群中,有个年轻的阿姨抱着一个还在呀呀学语的孩子。当他们走到捐款箱前,我才发现原来那个小孩子手里捏着10元钱。阿姨温柔地对他说:“宝宝,我们把钱放到箱子里好不好?”说着,她扶着孩子的小手,把钱投进了捐款箱里。孩子咯咯地笑了起来,我们也被他憨憨的样子逗乐了。从他那黑白分明,透着纯净的眼睛里,我看到了那种新生命特有的蓬勃。我伸出手捏了捏他的小手,带着稚嫩的温暖。

那一天,捐款活动一直持续到1240分左右才结束。我们在街上站了两个多小时,太阳火辣辣地照在身上,汗水与泪水混合在一起。

         

校园募捐:雨水把他们的双手染红了

 

323的清晨,天空挂着一层薄薄的乌云,之江中学敞开的校门旁边,一名穿着桔黄色运动服的男生手捧着红色的募捐箱,在他旁边,两个同学手举“为了她的生命,请伸出你的援助之手!”的红色标语,还有两个梳着马尾的女生用双手举着写有许宗泽姐姐求助信的公告栏。他们每个人都面带微笑,望着走过的同学。这是我们在进行第二次校园募捐活动。这次行动对许宗泽是保密的。我们约好,他来上学的时候,大家就迅速隐蔽。因为,我们不愿意看到他流泪。

起初,许多同学都背着书包匆匆地走进了学校,只有很少的几个人留意到我们。看着大家从身边走过,我们有点着急和失望。但不久之后,事情出现了转机。老师来了,他掏出20元,投进了募捐箱。老师的举动带动了周围的同学,很多人跟着把钱投进了捐款箱。我们不停地呼喊,不停地鞠躬致意:“各位同学,帮帮我们的同学吧,献一献你们的爱心吧。谢谢你们!”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我们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糟了,下雨了!”我觉得有雨点打在了脸上。不一会儿,雨点开始渐渐密集起来。“怎么办?还要继续吗?”大家犹豫着。一旁的徐宗玉说:“没问题,我们继续吧!”为了不让雨水淋湿公告和募捐箱,我们躲到了校门一米宽的拱门下。但风把雨点吹成了斜线,雨点打在标语和募捐箱上,晕染了一片片红色。徐宗玉的手都被染红了。再看几个拿着标语的同学,手上也染上了同样的红色。虽然这种颜料很难洗掉,但大家并为此没有懊恼,就任凭着它张扬着自己心中的幸福和感动。

    雨越下越大,同学们都急匆匆地跑进教室避雨。突然有一个女生远远地向我们跑过来,她把手中的花雨伞递给了李小燕。“给你们用吧。加油!”说完,便冒着雨跑向了教室。李小燕连忙道谢,却始终不知道她的名字。徐宗玉坚定地说:“我们继续吧。”我们大家望了望他,兴奋地叫道:“嗯,继续!”于是,李谦和几名同学在传达室门里举着公告栏,而丁小雨则抱着募捐箱站在门口,于玲为她撑着伞,那里是学生进校的必经之路。我也打着一把雨伞,在雨中拍摄下每一个温暖而感人的瞬间。

   

后记: 

 爱心活动结束了,有个愿望却一直扎根在我们心里,现在变得愈发的强烈,那就是去看看许宗泽的姐姐。

43,许宗泽领着我,来到了他姐姐的住处。宽敞的房间里,却很少有摆设,显得空荡荡的。许宗泽说,这间房子是租的,租金还是别人帮他们付的。在这里,我没有见到许弘丽,一番联系之后才知道,她和母亲一起去了成都的医院。

许宗泽拿出了他姐姐的日记和照片,里面记录了这个女孩成长中经历的点点滴滴。其中一段日记是这样写的:“要发生(的事情)都发生(了),发生有(又)能怎样那(啊),还得去面对哦!说真的,有时我快坚持不住了,不知道明天要发生什么事!”这段话让我看到了许弘丽的坚强,但也能清晰地感觉到她心底的茫然和无助。看着姐姐的照片,许宗泽对我说:“现在,我觉得要是不好好学习就太对不起姐姐了。”许弘丽每个月的治疗费就要七、八千元,如果病情继续恶化,费用还要更多。

离开许宗泽的家,我已经没有了拿到捐款时的兴奋。我知道,这几天所做的一切,远远不能支撑起这个年轻的生命。这个女孩仍然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不过,幸好我们留下了希望。

联系方式:

地址:四川省广元市朝天区大滩镇自然村五组

邮政编码:628016

联系人:(父亲)许连国:13618128974

       (姐姐)许弘丽:13684343450

 

 

                                                 摄影/ 张箭                                                

编辑/ 时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