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者在行动

“大道之山”探幽拾趣

2008-07-15 17:03:12

“大道之山”探幽拾趣

                      ——山西绵山行记

              本刊小记者/ 雷雯霨

  

  绵山,又名介山,位于山西省介休县城东南20公里,海拔2440,传说,春秋时晋国大夫介子推携母隐居于此,后因拒绝出仕被焚山致死,介山因此而得名。绵山山势巍峨,起伏绵亘百余里,集奇、险、秀于一体,是山西风景名胜之一。

     

          初到绵山,住在悬崖上 

    我们的绵山之旅是从惊险的盘山公路开始的。公路上行线靠外,车身外侧一米左右便是万丈深渊,另一侧则与陡峭的石壁仅有一车之隔。我恰好坐在靠崖的一边,遥望窗外,淡淡的云雾笼罩群峰,仿佛已入仙境。再向下看去,蜿蜒于悬崖上的盘山公路时隐时现,刚擦身而过的下山巴士,转眼便到了我们的脚下。随着汽车渐行渐高,山下的景物变得越来越小,而村庄、农田的轮廓却清晰起来,感觉有点像坐缆车。

  大约傍晚时分,我们终于到达了绵山的山门,那是一个雕龙的牌坊,背书“大道之山”。抬眼望去,只见彩色的霓虹灯勾勒出亭台楼阁的轮廓,不停地闪烁,看得久了便会有点晕眩。我把视线移开,正好看见一轮初升的弯月悬在天边,和着一抹淡粉色的云彩把蓝色的夜幕映衬得更加深远。回望山脚下的村庄,那里灯火忽明忽暗,仿佛眨眼的星星,倒是这幅自然质朴的景象更令我陶醉。

  走进山门,穿过两个隧道,就到了我们预订的宾馆——清风阁。绵山的宾馆几乎全部建在悬崖边,这样的布局不仅可以节省空间、开拓路面,而且“住在悬崖上、吃在悬崖边”本身也是一道不可多得的风景。更有趣的是,这里的很多住所都有自己的典故,这座清风阁据说是因为李白月夜小酌升仙而建,并由明代四家之一文征明篆书题名。宾馆门正对著名的象鼻洞,绵山景区公路穿洞而过,前有大罗宫、天桥,后有朱家凹、云峰寺、栖贤谷等,可算是旅游路线的枢纽位置了。

          古栈道遥想与“飞石”传说

  第二天,我特意起了个大早,走出大堂,雾还没散,宁静的山谷中偶尔传来小鸟的叫声,抬眼望去,对面的山脊在云雾的笼罩下若隐若现,很有中国山水画的意境。

  离开清风阁右转走上一小段路就到了“一斗泉”。泉眼隐藏在“洞真宫”右配殿的山墙与崖壁之间的缝隙里,只见清澈的泉水汩汩流出,“盛”在一个不过碗大的石洼里,据说此泉“终年不涸,也不外流”。我连连感叹,想不到在这方寸之间还藏着如此神奇的一景。

  离开“一斗泉”,再向上走就是著名的天桥了。其实,天桥并不是一座桥,而是紧依崖壁而建的栈道。因为,雨后的绵山常常云雾缭绕,行走于栈道之上会有“人在桥上走,云在脚下涌”的感觉,仿佛到了仙境一般,所以当地人称它为“天桥”。导游讲解说,天桥上离山顶200余米,高出云表;下距沟底300余米,悬于半空,是一座名符其实的空中栈道。我倚着栏杆向下俯瞰,顿感头重脚轻,不禁想象,当年那些持戈执戟、身穿铠甲的古代士兵们列队穿行于栈道之上,该是怎样的壮观和惊险?可惜,那座建于十六国时期的古栈道,几经战火加之岁月的侵蚀已经不复存在,如今在我脚下的不过是一件钢筋水泥筑成的复制品,虽然依然险绝,却始终无法与那个遥远的时代对接。

  天桥沿线有很多古迹,最有意思的是须弥石。据说,摸着石头默念自己的愿望并绕石三周就可以心想事成。须弥石的外观算不上奇特,却富有灵性。传说古印度须弥山中有一块石头,吸取天地灵气,化作一位翩翩少年降临人间,游览天下。当他走到绵山天桥时,恰遇一位老道,便上前问路。他说自己是从天竺来的,想去参拜仙佛,之后还要赶回去。老道一听惊呆了,说:“看你小小年纪,却口出狂言,天竺距此十万八千里,一天怎能返回去?除非你是块会飞的石头。”没想到道士一句话道破了他的真身,瞬间少年变回了原形。这个故事,让我一下子想起了《红楼梦》中的贾宝玉。为什么人们喜欢把翩翩少年和笨重的石头联系在一起呢?我一路浮想联翩,不知不觉竟掉了队。

                  李姑岩看山蚁,大罗宫数太岁

  吃过午饭,我们开始从龙脊岭向李姑岩行进。这段路虽然不险却十分考验脚力。狭窄的小径蜿蜒穿梭于群峰密林之间,幸好一路上野花遍布、林荫蔽日,偶尔还可以看见松鼠跳跃着从树间穿过,妙趣横生,竟然也不觉得路途遥远了!

  李姑岩是绵山十四大景区之一,相传唐太宗李世民的妹妹曾在此地修行。清人更有“千游岩,万有岩,最美不过李姑岩”之说。不过,令我惊奇的却不仅仅是优美的景色。

  在李姑岩,我第一次看到了绵山的山蚁,肥大而壮实。因为生在城市,长在城市,又很少深入山野,我印象中的蚂蚁只是一种极其微小的生物,总以为像这种“大型号”的蚂蚁只有在放大镜下才能看得到。导游说,曾经有一个游客见到这儿的山蚁拣起来就吃,看得她目瞪口呆。那游客吃完还评价道:“没我们那儿的酸!”。蚂蚁是不是酸的,我终究没有勇气尝上一尝,不过这山蚁看起来的确是“油水”不少。

  顺着李姑岩一路而下就又回到了龙头寺的位置,我们在那儿坐景区的中巴前往有天下第一道观之称的大罗宫。

  绵山大罗宫依山而建,层楼迭阁,建筑面积达一万多平米,可与西藏布达拉宫媲美;而且,这里几乎包罗了所有道教神仙的殿阁,因此也被称为“天下第一道观”。我们从第一层爬起,逢殿便拜,一路过去,青砖金瓦、雕梁画栋间尽是轻烟袅袅,时而钟罄声起,很有道教圣地的感觉。

   印象最深的是六十元辰殿。元辰即人们常说的“太岁”,总共六十位,以天干、地支相配,六十年一循环,轮流值年。大罗宫元辰殿分上、下两层。每层的墙壁上都画了三十元辰的画像,并有塑像相对应。每个人都可以根据生辰找到自己的“本命星君”。本命年穿红背心系红裤带、祭拜本命神,民俗中认为能消灾免祸,增福增寿的习俗,就是源于此传说。我还特意留心了一下自己的本命太岁,不过还没下大罗宫,就已经想不起来了。

  回清风阁吃完晚饭已是华灯初上。山中入夜很是清凉,漫步于曲折山路,对于从大都市出来的我,也是种享受。

       惊险的还愿挂铃,奇妙的包骨真身像

  第三天,按照行程安排我们一早便上了云峰寺。云峰寺原名叫作抱腹寺,因修建于抱腹岩而得名。寺前有“七道坡”,约120级台阶,台阶尽头是一个石牌坊,上书四个古体字“抱腹栖云”,导游解释道:“这四个字的意思是说,云雾缭绕的时候,抱腹岩看起来就像是倚在云上休息一般。”我想象着这幅奇妙的景色,羡慕不已,头枕云朵,身披薄雾,该是怎样的悠闲自在?

  云峰寺内最让神奇的景观,便是“空王佛”的包骨真身像了。所谓“包骨真身”,就是高僧圆寂后,在其肉身上用泥塑成雕像。绵山至今保存着16尊包骨真身像,这些雕像历经千载仍然保持着高僧圆寂时的形态,筋骨不断,堪称世间少有的奇迹。我仔细端详着面前的包骨真身像,发现上面的经脉、肋骨依稀可见,整座雕像散发着神秘而庄重的气息。于是平生第一次在寺庙的佛像前双手合十,屈膝下拜。可是,却不知该许什么愿,恍惚中只感觉到一丝淡淡的檀香若有若无地萦绕着我,心里生出一片宁静。现在想想,如果自己当时真向神明许下一大堆愿望,恐怕也要为自己的功利而惭愧了。我们向佛许愿,或许就是为了获得心灵上的慰藉吧。

  云峰寺中,另一个独特景观是 “还愿挂铃”。相传,这个习俗起源于唐朝。唐贞观十四年,陕西大旱,唐太宗李世民到绵山向“空王佛”祈雨,果然天降甘霖。为了谢雨,李世民亲自率文武百官到绵山拜佛挂铃(“铃”字谐音为“灵”)。后来,这个习俗被当地人保留下来,一个铜铃代表一个心愿。站在抱腹岩内,抬头便可看见岩顶上悬挂着许多黄色的小铜铃,微风吹来或是鸟儿擦着铃铛飞过,就会传来清脆悦耳的声响。据说每当挂铃时,挂铃人就要系着绳子从崖顶滑下,就像杂技中的空中飞人。我没有亲眼见到挂铃的场面,不过抬头看着那些悬挂在绝壁之上的还愿铃,已觉得惊险无比。人们为了一个夙愿甘冒这样的危险,这算不算是一种对愿望的执着呢?

                        拜会绵山主人

  下午,我们首先去了栖贤谷。由谷口而上,需要攀爬十几架古天梯,其中有云梯、钢板梯、悬梯、石梯、木梯、梅花桩梯等等,而且途经的大小瀑布不下五十处。游览栖贤谷,人多太挤,人少没趣,五六个正好。我们一路戏水攀梯,途中偶遇下山游人,交流几句攀梯心得,颇得山水之乐。

  栖贤谷的尽头是一个小瀑布,从瀑布旁的小路上山,就到了介公岭。介公岭是介子推的隐居地、焚身地和享祀处。到了此地,就不得不说一说介公的故事了。

  介子推是春秋晋国人。他曾跟随晋文公流亡十九年,忠心耿耿,甚至割下自己大腿的肉,让晋文公充饥。最后,终于辅佐晋文公登上王座。但介子推不愿与邀功争禄的同僚狐偃、赵衰为伍,而是主动辞官,和母亲隐居于绵山之中。后来,晋文公幡然醒悟,想要重新重用介子推,便到绵山寻找他。但是,介子推淡泊名利,不愿再出仕为官了。晋文公听信了狐偃、赵衰之的奸计,决定放火烧山。结果,介子推与母亲一起被烧死在大树之下。百姓们为纪念介子推,自发于清明前三天不动烟火,后来形成了寒食节,绵山也因此而名扬天下。可以说,绵山是因介公一人而得名的,这在众多名山之中是绝无仅有的,所以说介子推是绵山的主人也不为过。

  介公墓建在介公岭2000级石阶之上的柏树岭中央。居高临下,据说可以将古代晋国的山川尽收眼底。不过我没上去,从栖贤谷出来再到介公墓至少要爬600级台阶,大家已经体力不支了,所以转而去了不用爬台阶的介公祠。它是我国最大的石窟祠。祠内正殿主要供奉有介之推、介母及邻人解张的金妆塑像。两边偏殿中绘制有反映介之推生平的精美壁画,并陈列有历代名人题咏介子的诗词条幅。祠因建于石窟岩洞中,受山体渗水的影响,地面墙壁都是湿漉漉的,站在门口,就可以感到一股股冷风往外冒!

  从介公岭下来也有电梯——电梯也应算绵山一大特色了吧。介公岭的电梯修在山体中央,出电梯后还要走上一段隧道才能出山,隧道壁上结着一层小水滴,像人出汗一样。 

              深谷寻藤王,荒径不知路

  绵山之行的最后一站,我们去了古藤谷。

  古藤谷又称藤王谷,据史载此地曾经是绵山静林河的发源地之一,又曾是唐代著名宰相令狐楚创办静林书院的地方。可能是刚开发的缘故,古藤谷好多可以攀上的地方明示“请勿攀登(翻越)”,我们只好沿着修葺完整的石板路一路往上。

  谷不算宽,所有景色及目可达,山谷坡度很缓,树木浓密,导游说一到阴天山谷里就黑咕隆咚的,看看两旁遮天古树,就知道她所言非虚了。 

  古藤谷的树都显得很沧桑,奇形怪状,林中偶尔可以看到山鸡、松鼠之类的小动物。当然最具特色的还要数谷中的藤蔓植物。在古藤谷,北方罕见的原始古藤遮天盖地、缠绕古树,似伞、似屋、似洞、似桥、似网……最奇特的当数藤王了。藤王在古藤谷的尽头,很是粗壮,据说方圆数米内的藤蔓都是藤王的分支呢。

  除了各式各样的古藤古蔓,野生猕猴桃、山葡萄、山樱桃、山核桃、野山楂、山梨、山杏等山珍野果也随处可见,成熟季节,随手可摘。

  古藤谷的山路在灌木草丛中穿来穿去,走过后回望竟看不出是从哪里走上来的。

                                                                                                            

                                                                                                                                                      编辑/ 时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