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者在行动

“校园认亲”现象调查

2008-09-01 13:52:18

策划:一岛  执行:本刊小记者部调查组

一个班90%是“亲戚”,“认亲热”在校园悄然升温
□本刊小记者 钟佳邑 (重庆外国语学校)
  
  “妈!你妈找你!”听到这句话,你一定会怀疑自己的耳朵有没有听错。
  没错!这天重庆外国语学校初二(2)班正准备开家长会,嫒嫒的妈妈在门外东张西望了一番,然后对坐在窗口旁边的小一说:“请帮我找一下嫒嫒。”小一就回头朝后面叫了一声:“妈!你妈找你!”嫒嫒十分高兴地走出教室。
  “幺儿(重庆方言,宝贝之意)!啷个她喊你‘妈’耶?” 嫒嫒一出来,妈妈就问道。
  “哦!妈妈,给你介绍一下嘛!这是我‘大儿’,‘二儿’、‘三女’、‘四女’,这是我‘三孙女’……”嫒嫒介绍得津津有味。
  妈妈和老师的眼睛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嫒嫒仍在继续——谁谁谁是“大儿”的“大房”,谁谁谁是“二儿”的“舅舅”……介绍完,教室里只剩下屈指可数的几人是“非亲非故”的,这真是庞大的“家庭”呀!
  “好端端的,为啥子要‘认女’、‘认儿’嘛?” 妈妈和老师忍不住发问。他们不知道,“认亲”在学校里已经悄悄地成了一种热潮。

(口述)认来的哥哥:比友情多一些,比爱情少一些
□本刊小记者 张研 (江苏省宿迁市实验学校)
  
  我叫小婕(化名),是江苏省宿迁市实验学校的学生,同班的沈飞(化名)特别喜欢叫我“女儿”。说实在的,沈飞成绩在班上才10几名,而我却是个拔拔尖的学生,想做我的“父亲”,我免费送他俩字:做梦!
  我一次次地跟他说,不要叫我“女儿”,可是他却说:“这么聪明的女儿不认白不认!”
  我气急败坏地问他:“好,想要我做你的女儿可以,但你得告诉我我妈是谁?!”他脸不红、心不跳,振振有词地说:“你是我从孤儿院收养的!”晕!
  不久后,班上的几个同学成为了他的大女儿、大儿子和小儿子。多亏我有三寸不烂之舌,否则就得当他“女儿”了。
  每天,沈飞都会带一些饮料、零食啊什么的到班上,分给他的“孩子”们。虽然我并没有承认是他的“女儿”,可是每次都是我分到的最多,这引起许多同学的议论,可是沈飞却毫不在乎。
  第一学期的期中考试结束了,我考得还不错,年级前10名,不过,沈飞的成绩却掉了很多。不知道他脑子里整天想些什么。
  有一次我看见沈飞在一个角落里偷偷地抹眼泪,我悄悄地走上前问:“沈飞,你怎么了?”“你喊哥我就告诉你。”“受不你了……快说吧”“我觉得我不是我爸爸妈妈亲生的。”“你逗我玩呢吧!”“我真的很怀疑。因为他们从不知道关心我,高兴时就对我笑笑,不高兴时就打骂我……”
  我愣在那里,不知道为什么。
  第二天是体育课,要进行体育考试,我虽是班上的学习尖子,但是体育却不行,最害怕的项目是——长跑。男子2000米10分钟,女子1000米5分钟。不要惊讶,我们学校对体育考试的要求就是这么严格。
  我正一筹莫展的时候,沈飞走过来对我说:“妹儿,这次,我帮你。”“谁是你妹妹呢?你帮我,你怎么帮我啊?总不能替我跑吧?”我既觉得惊讶,觉得好笑。“我,我陪你一起跑。”他低下头说。
  我用感激的目光看着他。整个中午我都没有心情写作业,拼命地做着跑前运动。
  临跑时,我很紧张。枪声即将响起,我的心“砰砰”地跳着。
  “砰!”时间不容许我想这么多。我拼命地跑啊跑。第一圈时,我跑得很快,远远地超过别的同学。当我跑到400米的时候已经累得不行了。呼吸急促,四肢无力,头晕,腿脚也麻了……
  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身旁——沈飞。
  “我,我跑不动了。”我用微弱的声音说。
  “加油!不要有心理负担,好好跑,不要给你哥我丢脸。快!”我发现,此时的他也十分疲劳了,可是为了我,他还是拼命地跑啊跑。
  我忽然哭起来。
  “别哭,调整好呼吸,快跑,后面的同学要超过你了!”
  我已经没有力气了,一口一口地喘着粗气。我吸气少,呼气多,胸膛憋闷得像要爆炸。我的喉咙干燥、视线模糊,可是总有一种力量在推着我!汗水挂在我的睫毛上,让我眼前模糊不清,可跑道和沈飞的身影却清晰可见,跑道首尾相连,好像永无止境的样子。
  又一个人超过了我。这时沈飞的身影在我眼前左右晃动,阳光下他的影子慢慢地消失。
  “快到终点了,”我听到脑后一个声音对我呼喊:“冲刺!”
  “快!加油!”
  我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奔向终点。
  “成功了!妹妹,你成功了!你拿了第二名!”
  那一刻,我看见沈飞的身体前倾,慢慢地倒下去。我也一下子倒在了地上,竟不知道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不远处,沈飞笑了,笑得那么灿烂……我在心里叫了他一声:哥哥,谢谢你……

认亲:一场错综复杂的情感游戏
□本刊小记者 柳袭玲(贵州印江第三中学)
  
变了味的“兄妹”关系
  在我们班,大约有80%的同学都有认来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
  校园里的认亲并不是以“性别”作为标准的。班上有一个女生认了个哥哥,不过由于这个女生性格很像男生,所以她那个哥哥非得认她当弟弟。
  有个女孩子叫容,她很喜男生欢远,后来表白失败后她觉得很难过就哭了,远觉得心里有些愧疚就说:“那你当我妹妹可以么?”“嗯。”后来他们一直僵持的关系开始慢慢地融洽,有说有笑的。
  还有个男生他说他认了个妹妹,现在已经成为恋人。我问他刚开始为什么要认兄妹的时候,他笑着说:“当时是为了接近她、追她呀,后来也许是因为我常常去关心她,久而久之她就感动了呗,后来就答应做我女朋友了。”
  我和小离是死党,小离是个很内向的女生,那天我打电话给远在他乡的她,谈话中,得知她认了个哥哥,那个所谓的哥哥就是她一直暗恋的那个男生,我吃惊不少,她用很平静的声音说:“我知道他一直喜欢另一个女生,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他会喜欢上我,那我只要就这样安静地一直在他身边好了,他有时候宠我,我很幸福,我就这样一直在他身边默默祝福吧,这也是我唯一可以正大光明呆在他身边的理由。”
  挂了电话我的心久久无法平静,究竟是什么时候认亲成了暗地滋生爱情的借口,什么时候又把爱情转变成了无法开花的植物,它让暗地的爱情妖娆,却又注定那爱情开不出花朵,我突然间觉得认亲其实是个很复杂的游戏,每个人的目的都不一样。
  
独生子女时代的亲情补偿
  最令人费解的,还是那些认“爸爸”“妈妈”的。
  丹是我的一个同学,她就有个认来的儿子。有一次刚下课,伟(丹认的干儿子)和他同桌起了点小的争执。“你怎么在我衣服上画了一撇呀?”伟的同桌雪委屈地说。“不就画了一撇么?有那么严重么,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完了,惹到我了!”随后雪大声叫:“丹!你不来管下你家儿子?他欺负我。”
  “哦,马上来了!”丹带着一大群认来的姐妹气势汹汹地朝伟这边走来。“你小子一天不学乖,就知道欺负我们女同胞,你别给你老妈竟丢脸,行不?”我听了顿时哭笑不得。
  我曾经问过丹为什么要认这个干儿子,叫的时候别扭么?她说叫这很好玩啊,开始叫的时候有些尴尬,不过习惯了就没事拉。
  而伟很无奈的说:“那天随口说了一声‘妈呀!’被丹听见了,丹就说,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儿子啦。她要叫我也没办法啊。”
  在班上认亲的同学当中,大多数人是觉得好玩,还有很多同学说是觉得很孤单,希望有个“亲人”来关心自己,又不必像爸爸妈妈那样严肃,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也有的同学纯粹把认亲当成一种潮流,觉得别人认了,自己多认几个亲人也没什么不好。
  绝大多数同学都认为认亲可以增进同学们的感情,缩短同学们的距离。现在的家庭大都是独生子女,很多家长忙于事业,极少有时间去关心子女的内心情感。这样大家都会时不时觉得孤单。认亲不仅可以填补那份亲情的缺失,还有利于同学之间的互相交流,有利于人际交往。
  
七嘴八舌说“认亲”:这种现象好不好?

  落星如雨:不知大家发现没有,这种关系大都到最后变了质,很多都发展成了那种关系。那么他们是在“认亲”前就有这种想法了,还是…… 
  Mercy:我觉得认了兄弟姐妹后大家关系难免就亲密一些,可以进一步沟通交流,不管发展到什么地步,对于仍处于青春期的我们来说,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零:我就在网上认了一个姐,觉得挺不错的。我是真的把她当姐姐,每天说上几句,感觉真的很好啊。说实在的,我们90后的大部分是独生子女,缺少兄弟姐妹那种爱,在生活中或者网络上认几个姐妹兄弟,弥补了心里的空地,那也是好事啊,对不对?
  憨(^.^)憨:别都想成那样,发展成那样的一般都没认。
  恶狠狠:我觉得没啥,我也有个哥哥,他对我挺好的,真的像亲兄妹一样……
  支离破碎:这是幼稚的表现。
  钟佳邑:家长也该检讨一下自己了,为什么会出现“认亲”的情况,自己是否只“忙着挣钱,把孩子忘在一边。有的家长又能会说:“我陪娃儿,哪个去陪客户呀?”我想少见一两个客户,也不会连饭也吃不起了噻!
  苏航:其实在不同学校、不同年级、不同班级里都存在着这样的现象。有的人认为这样闹着玩非常的无聊,没有任何意义,更不能代表些什么。但是我觉得对于这种认亲,不能说谁对谁错,每个人各有各的理由。它的确能让人其乐融融,让人真诚相待。
 
编辑后记
  本期的策划,缘起于一个小记者的故事。她在来信中告诉我,中考结束后,她和班上一个男孩聊天,男孩说他曾经喜欢她,只是一直都不敢讲。女孩说,其实她也是喜欢他的,不过那是曾经的事情了。而女孩现在已经不喜欢他了。女孩觉得有时候错过,也是一种美丽,于是对男孩说,“我们当哥们吧,顶好的那种。”男孩说,“嗯。”女孩就这样以“兄妹”的名义为这段朦胧的感情划上了句号。她说:“年少的喜欢,就算不是爱,也有着纯粹和美好,‘兄妹’就是对它的最高保护。”
  这个故事,让我想起了校园里存在着的一种“认亲”现象,没有人知道这种现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没有人对于这个现象给予过关注,更没有人去探讨过这种现象背后的原因。也许,校园里的认亲现象早已有之;也许,那仅仅只是年少时的一种游戏;也许,并没有人把它当真……可是,当这种现象在当今的校园里越来越热的时候,我们是否想到过,除了出于“好玩”,除了情感的萌动之外,这背后是否还潜藏着时代的因素?
  我们本期的策划,试图用少年人的视角去探析这背后的原因。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它让我们开始思考:独生子女时代,我们为什么越来越孤独?除了“认亲”,我们还可以用什么来稀释这种孤独?
  (本刊重庆小记者陈雅瑜对此策划亦有贡献,在此表示感谢!)
  
编辑/朱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