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心姐姐信箱

我患了“荣誉后遗症”

2010-04-12 11:53:42

知心姐姐:
     我是一个初二的学生,初中生活改变了我许多。
     我在上学期期末考试一鸣惊人,跃居年级第三。要知道,我以前是不敢奢望进入年级前30名的啊!当我的生活照被贴在学校显眼的地方,当所有认识的人都来向我祝贺时,我却患上了“荣誉后遗症”——我会暗自与成绩最好的同学较劲;吃饭的时候会在脑子里默默地盘算怎样去有效地安排学习时间;走路也是大步流星以至于经常落下结伴而行的同学;我不会花时间去散步,连看植物也是不带丝毫感情,心里只有一个很清醒的认识——它们能使我的眼睛得到休息。
     天啊!我真害怕现在的自己,激烈的竞争和一次成功似乎抹杀了我眼中除分数以外的所有东西。甚至,就连给你写信时,我也在想这样值不值得。初中生活让我眼中满是竞争,在我看来,学校就是角斗场,如果自己不强大,很快就会被淘汰出局。在这样的角斗过程中,我觉得我已经丧失了自己。
     这样的状态我不能再持续下去了,我太累了。知心姐姐,何时我的初中生活才能变得可爱起来?
                                                            橘子

橘子:
  不知道你在物理课上是否已经学过“功率”这个定义。事实上,就好像没有任何机器可以一直用100%的功率运转一样,同样,没有任何人可以有100%的效率。有些时候,你会非常有效率(好比上学期你能取得年级第三的好成绩,肯定是跟你平时高效率的学习分不开的), 但是,你不可能总是达到这样100%的有效。
  所以橘子,知心姐姐想告诉你,我们每个人的能力、效率都存在一个上限,你不可能百分之百地有效率,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科学事实。那么,在知道这个道理之后,你要做的、和你能做的又是什么呢?还是先给你讲个故事吧:
  一位老师举起一杯水,问大家:“你们估计一下这杯水有多重?”同学们的答案从20克到500克不等。老师却回答:“我现在举起的这杯水的重量,其实是由我举的时间来决定,而与它的实际重量无关。我要是举一分钟,肯定没问题;但要是举一小时,右臂就会酸疼;若举一天,那你们就该替我叫救护车了。你们看,这杯水的重量并没有改变,只是我举的时间越长,就会觉得它越沉。”
  橘子,你现在是不是还一直举着“年级第三名”的荣誉呢?其实你的荣誉就好像那位老师手里举起的那杯水,水本身并没有不断地变得沉重,真正使你感到不能再持续下去、感到太累的,是你一直举起这份荣誉的姿态。那是一种怎样的姿态呢?现在让我们回头去看看那个暗自和同学较劲的你、吃饭还盘算学习问题的你、走路大步流星、不花时间散步的你,这样的你,连你自己都害怕了不是么?其实啊,在你把学校看成一个充满激烈竞争的“角斗场”的时候,我们不妨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生存法则”。
  橘子,你知道吗,并不是实力出众就一定要分分秒秒都飞得比别人高远,纵观那些所谓的终极成就获得者,他们常常未必是条件最好的参赛者。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更在意的应该是我们生活的姿态。如果,我们为了获得“荣誉”,而不自觉地背弃了做人和做事的一些基本准则,一切以“赢”或“证明”为前提,毫无疑问,那个状态下的我们一定是不好的,而一个不好的自己,应该并不是你想要的。这样久了,面对一个你都害怕的自己,又谈何喜欢?你的初中生活又怎么可能变得可爱呢?只有当我们依然可以拥有完整的自我与内心时,我们才是一个令自己喜欢的人。
  橘子,有的时候,我们需要以“功利”的心态去看待学习和工作,使我们有限的生命变得有效率,不至于碌碌无为一生。可有的的时候,我们又要以“非功利”的心态来打量生活。台湾的作家、主持人蔡康永说过这样一句话:“人生,并不是拿来用的。”无数事实证明,太注重所谓“实用目的”的人生,不仅自己累,别人看着也累;不仅会令生命的美好消失殆尽,而且会让人生变得很荒诞。所以,正如你所言,这样的生活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我们要让生活可爱起来。
 
                                    
                                                             编辑/陈瑶